​2019-2020 國情研究報告:

一帶一路與中亞五國 —— 中國在中亞的經貿契機與政治風險估

(二)烏茲別克

烏茲別克的經濟狀況與經貿投資概覽

繼哈薩克之後,烏茲別克是中亞第二大經濟體,2018 年[1]國民生產總值 2273 億美元,比同區的塔吉克和吉爾吉斯多 7 倍左右。更重要是,雖然烏茲別克的整體經濟實力不如哈薩克強大,但在人口方面[2],上年該國總共有 3380 萬人口,比哈薩克的 1850 萬人口高出一倍半,成中亞最多人口的國家,因此盡享發展中國家需要的人力資源優勢,有利該國發展勞動密集式的第二產業經濟。

在經濟結構上,烏茲別克在農業生產佔 GDP 比例為 25.5 %,遠高於世界平均比例 4%,亦是中亞五國中最倚重農業的國家,獨立初期以生產及出口棉花為主,但由於種植棉花耗用水資源,加上為了產業升級,因此政府近年提高其他農作物並降低棉花生產比例及出口,以及後者已經由出口轉為內需,作紡織工業的加工品並再出口。

此外,烏茲別克亦倚重出口天然資源。根據國際經貿資料庫[3] The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 的數據,直至 2019 年 12 月,黃金和天然氣分別估烏茲別克出口的 27 % 及 22 %,紡織棉線則次之,而出口旅遊[4]服務更佔出口服務 5 成比重。進口方面[5],機器、汽車、汽車零件及配件、鋼鐵、電視都重佔烏茲別克進口貨品比例。俄羅斯和中國[6]是烏茲別克的首三名的貿易對象。

外來投資方面,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數據[7],2016 年流入烏茲別克的 FDI 約 17 億美元,到了 2019 年約有 23 億左右,於 2018 年時 FDI 曾只有不足 10 億,因此該國吸引外資的能力還有很大空間。而外資來源國[8]方面,主要是俄羅斯,中國,土耳其,南韓和哈薩克。

近年,烏茲別克的營商環境有大躍進的改善。根據世界銀行經商環境[9]的排名,該國由 2017 年的第 87 名,上升至今年的第 69 名,評分指標其中,保護小型投資者、跨境貿易方面的評分升幅最多,反映了國際社會對烏國的未來發展,抱持信心。這主要受益於近年新總統米爾濟約耶夫(Shavkat Mirziyoyev)上場後的新經濟改革,改善商業法規及多邊關係。

整體上,烏茲別克的經濟結構依然依靠農業及天然資源,製造業較為遜色,但其人口紅利或有助烏茲別克在未來數年慢慢轉型經濟結構,例如轉向製造業和工業。

新人士新作風 —— 經濟改革開放對中國的好處

自從烏茲別克現任總統米爾濟約耶夫於 2016 年上台後,政府一改前朝保守作風,漸漸實行經濟改革開放,締造良好的營商環境,保障商貿及投資者在該國的經濟活動,成為可靠的投資處女地。新政府分別在關稅、貨幣、經貿、工業、創新經濟上進行改革。

根據香港貿易發展局[10]的資料,烏茲別克大幅降低約 8,000 個稅號的關稅,亦把額外 3,550 個稅號的關稅降至零。在 2017 年 12 月[11],新總統宣布前總統次女迪利亞耶娃(Lola Karimova-Tillyaeva)放棄 Abu Sahiy 零售批發市場的所有權,並開放進出口貿易的競爭。在這以前,幾乎所有進口自外國(特別是土耳其)的貨品,都必須經此市場,而且該市場擁有以官方匯率進口外國貨的特權,低買高賣[12],賺取不合理的差價,降底市場效率。然而,如今此破天荒的改革,打破了進出口貿易的壟斷結構,開放了市場競爭。

另一方面,2017 年 9 月[13],該國政府亦首度開放外匯市場,取消由 90 年代起對貨幣索姆的雙軌匯率制度,允許價幣有限地自由浮動。改革後,雖然令索姆貶值近一倍,湧現物價急升的風險,但因政府同時調整關稅及打破壟斷,舒緩了物價升勢,所以能夠保持局面穩定。到上年 8 月[14],政府更進一步開放,宣布取消個人與企業購買外匯的限制,以及結束貨幣匯率每日的浮動上限。以上循序漸進的貨幣市場改革,證明該國政府正在向正面方向發展自由化,有利吸引外國投資者,為經濟發展奠下基礎。

新總統亦推行其他鼓勵外資的政策。除制定新稅制之外,新總統亦在全國新設多個經濟特區,包近增達 7 個自由經濟區[15],在加上現時多個工業特區、科技特區、貿易特區及旅遊區等等,向區內企業提供關稅優惠及稅收豁免,以吸引外資流入,受獎勵的行業橫跨多種工業及服務業。 今年 2 月[16],總統更簽訂新的《經濟特區法案》,進一步完善經濟特區內的法規,從此看出政府欲引入外資,以促進經濟多元化的策略。

在推動創新經濟上,更看出新總統的前衛作風,例如 2018 年 7 月[17],繼白羅斯之後,烏茲別克將成為第二個把加密貨幣合法化的前蘇聯加盟國。加上[18],新總統任命德國專家為創新發展部副部長,這是首次有外國公民被任命擔任如此重要的政府職位。

烏茲別克也對外開放旅遊簽證制度,受到許多人注意。2018 年 2 月起[19],官方宣布包括新加坡等 7 個國家享免簽證入境待遇,同時向包括中國在內的 39 個國家簡化申請簽證程序,可網上申請電子簽證,意味著不再需要擾人的邀請函 。由此,政府有意放寬簽證政策振興旅遊業。

烏茲別克實行經濟改革開放,為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帶來無限契機,新總統熱衷於與中國加強經濟合作。早於  2017 年 5 月,烏茲別克在「一帶一路高峰論壇[20]」期間,與中國簽署了 115 項、總值 230 億美元的協議,算是與中國近年最大的投資協議。其後不斷加強經貿投資合作。根據烏茲別克國家數據委員會[21]的資料,2020 年首季中國為烏茲別克第二大貿易伙伴,貿易額佔整體的 16.8 %,僅次俄羅斯,出口量方面更超越俄羅斯膺首位。

投資方面[22],現時烏茲別克總境內共有 1652 間中國投資的企業,佔整體 16 %,其中 531 間是在 2019 年成立,120 間為全中資企業,數量同樣僅次於俄羅斯(有 1828 間俄資企業),領域包括石油和天然氣,化工,製藥,紡織工業,運輸,建築和電訊等等。由此可見,中國在烏茲別克的經濟活動出現爆炸性的增長,顯示新總統的經濟改革開放愈來愈有利中烏經貿發展。

米爾濟約耶夫的變革,的確為烏茲別克帶來前所未見的春天。然而是否順利,還需要更長時間的觀察。

烏國水資源成為中國投資的接入點

面對經濟與人口膨脹、經濟擴張、全球暖化,水資源供應日趨緊張,成為烏茲別克當今最困擾的問題之一,威脅社會經濟穩定。中亞的水資源危機,是源於用水過度和管理問題。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23]的數據顯示,土庫曼和烏茲別克分別是中亞五國首兩位水資源壓力最高的國家,人均用水量全球數一數二。

烏茲別克之所以用水量大,其一原因是其重農經濟體系。烏茲別克是中亞五國用水量最多的國家,早年該國集中發展棉花經濟,由於極需大量引用河水作水利灌溉。雖然該國近年減少種植棉花,但農業及棉花經濟仍然有一定地位。第二,就是水資源管理不善。自從蘇聯解體後,本身由蘇聯幫手維護的水利基建,因烏茲別克欠缺財力而日舊失修,或是跟不上先進技術而落後,令水資源運用效率欠佳。這大大影響了水資源運用的可持續性。

有見及此,米爾濟約耶夫上台後力主改革,2017 年公怖《2017 至 2021 年烏茲別克五大優先發展方向行動戰略》[24]的改革綱領;2020 年 7 月,總統亦批准《烏茲別克 2020—2030 年水利發展構想》[25]。這些文件的大方向是在農業方面提出改善水利灌溉設施,引進更節省水資源的農業技術,以減少農業過度用水的問題;社會方面,提出在農村建造新水管、排水系統等等基建,以節約運用水資源。

由於水資源問題影響烏茲別克社會安定,也間接影響中國在沿線投資項目的穩定性,加上中亞是新疆的後花園,解決中亞水資源亦有助降決極端主義分子滋生。因此,不少論者都思考中國自 2013 年推出的「一帶一路」倡議,如何能夠在水資源管理及新技術方面協助烏茲別克。

現時,中烏已漸漸展開在這方面的合作,2017 年 5 月舉行的「一帶一路高峰論壇[26]」期間,中國與烏茲別克簽署了 115 項、總值 230 億美元的協議。這是去年兩國之間最大宗的投資合作協議,當中涉及農業及水利的合作。中國在烏茲別克的投資項目,實質上有否進行改善該地水資源管理的農業技術、基建及節省水資源的灌溉設施,目前還未有很大進展,因而這方面的合作乃為中烏經濟投資合作的一大缺口。

國家現代化,對中國科技產品的需求日增

中國的科技產品價廉物美,廣受中亞五國青睞。2017 年[27],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中提出「數碼絲綢之路」的構想,在「一帶一路」沿路國家出口先進科技,強調推動科技產業,包括發展大數據、雲端運算、智慧城市建設等等,為國策注入新元素,也為中亞國家提供社會問題解決方案,以應付城市及人口的急促發展。

烏茲別克是數一數二銳意發展資訊科技及通訊網絡技術的國家之一,作為中資科企龍頭的華為也植根烏茲別克近二十年[28],歷史淵源深厚。早在 2005 年[29],烏茲別克政府已接受中國開發銀行貸款,大量購買華為的通訊設備;華為於 2008 年[30]為烏茲別克通訊國企 Uztelecom 進行通訊網絡現代化工程;2013 年[31]華為更向烏茲別克出口網上教學設備等等。

米爾濟約耶夫上台後,中烏在這方面的合作比前總統卡里莫夫(Islam Karimov)更進取。2018 年[32],烏茲別克政府開始推行安全城市項目,建設視像監控與分析、自動化罪行及事件報告接收紀錄的總系統,目標在 2023 年前把安全城市項目覆蓋全國。另外,總統更目標在 2020 年[33]內率先推行 5G 商用服務。

為達到以上目的,近年中烏在此方面的合作日益頻密。2019 年 4 月[34],米爾濟約耶夫在中國「一帶一路」論壇上,與中國達成協議,其中華為及中信國安信息產業(CITIC Guoan)等中資科企計劃在烏茲別克投資 10 億美元[35],進行廣泛的數碼合作,包括城市監察、遠距醫療[36]等等與安全城市、智慧城市概念有關的技術發展。同年 6 月[37],烏茲別克政府與中國中信集團(CITIC Group)及河南中光學集團(Henan Costar Group)達成 3 億美元的協議,正式開展由華為主導的安全城市及智慧城市項目,由華為提供先進科技與創新解決方案,中光學集團則製造城市監察系統產品。 上年 8 月[38],烏茲別克總理阿里波夫(Abdulla Aripov)到深圳參觀華為數碼轉型展覽館時,與華為簽署兩項合作協議,範圍覆蓋交通管制 、環境管制、公眾地方智能視像監察等等的系統發展。其後在同年 11 月[39],烏茲別克教育部從華為及中興引進教育監察系統,監察師生在課堂上的表現及學生出席率。

此外,烏茲別克亦計劃讓該國通訊商採用華為 5G 通訊技術。上年 7 月[40],烏茲別克政府接受中國發展銀行的 4 億美元優惠貸款,讓 Uztelecom 引入華為 5G 相關技術設備及技術。同年 8 月[41],烏茲別克接納中國的 1.5 億美元優惠貸款,允許華為發展烏茲別克通訊商 UMS 的通訊設備,以配合總統計劃在 2023 年前把 5G 網絡覆蓋至全國的宏願。

目前為止,烏茲別克的資訊科技業頗依賴中資企業,該國超過 65 %[42] 人口正在使用華為技術的通訊服務。因此,受惠於這股趨勢,中資科技企業在烏茲別克的未來發展潛力可謂無限。

權力轉移順利,區域局勢穩定

2016 年 9 月 2 日,烏茲別克第一代總統卡里莫夫逝世,令國際重新關注這個中亞斯坦國家的政局發展,會否令該國出現權力真空,繼而變天。不久,第二代的米爾濟約耶夫上任,他有別於前朝封閉保守、四處樹敵的新形象,他大刀闊斧推動經濟自由化改革,坊間對他的評價是「媲美鄧小平」,近年他的政績有目共睹,為大家帶來驚喜。

在烏茲別克政權轉移初期,縱使出現些高層更替的政治風波(最轟動的事件是 2018 年初[43]國家安全局(SNB)局長伊諾亞托夫(Rustam Inoyatov)遭解僱,被外界評為總統米爾濟約耶夫在權鬥中勝利),但現時國內政局已趨明朗,顯示權力轉移十分順利。

上年 12 月[44],烏茲別克亦迎來總統上台以來首場國會選舉,其中最大黨自由民主黨(UzLiDeP)、國家復興民主黨(Milliy Tiklanish)、正義社會民主黨(Adolat)、人民民主黨(PDPU)和生態黨(Ecological Party)爭奪 150 個議席,投票率高達 67.8 %,選舉順利舉行 。

除了國內政局穩定,新總統亦努力改善與區內其他國家的關係,在上台後一年,新總統已經到鄰近的哈薩克、土庫曼、吉爾吉斯官訪。在 2018 年 3 月[45],米爾濟約耶夫更首次到訪與烏茲別克關係最惡劣的塔吉克,與該國總統拉赫蒙(Emomali Rahmon)會面,並支持被前總統卡里莫夫批評的塔吉克羅貢壩水電項目。烏茲別克向塔吉克伸出友誼之手,可謂中亞多邊關係上的最大突破。新總統奉行睦鄰及多邊外交政策,令中亞區域局勢更穩定。

 

[1] https://data.worldbank.org/indicator/NY.GDP.MKTP.PP.CD?locations=KZ-UZ-KG-TM-TJ

[2] https://data.worldbank.org/indicator/SP.POP.TOTL?locations=UZ-KZ

[3] https://oec.world/en/profile/country/uzb

[4] https://www.trademap.org/Service_SelCountry_TS.aspx?nvpm=1%7c860%7c%7c%7c%7c%7c%7cS00%7c1%7c3%7c1%7c2%7c2%7c1%7c5%7c1%7c1%7c1

[5] https://www.trademap.org/Service_SelCountry_TS.aspx?nvpm=1%7c860%7c%7c%7c%7c%7c%7cS00%7c1%7c3%7c1%7c1%7c2%7c1%7c5%7c1%7c1%7c1

[6] https://wits.worldbank.org/countrysnapshot/en/UZB

[7] https://data.imf.org/regular.aspx?key=62805740

[8] http://www.xinhuanet.com/english/2019-12/16/c_138633436.htm#:~:text=China%20is%20one%20of%20Uzbekistan's,reaching%206.26%20billion%20U.S.%20dollars.&text=President%20Shavkat%20Mirziyoyev%20has%20tasked,billion%20U.S.%20dollars%20in%202019.

[9] https://www.doingbusiness.org/en/data/exploreeconomies/uzbekistan

[10] http://china-trade-research.hktdc.com/business-news/article/%E4%B8%80%E5%B8%B6%E4%B8%80%E8%B7%AF/%E7%83%8F%E8%8C%B2%E5%88%A5%E5%85%8B%E5%B8%82%E5%A0%B4%E6%A6%82%E6%B3%81/obor/tc/1/1X000000/1X0A3HWP.htm

[11]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uzbekistan-karimova-insight/whats-in-a-name-in-uzbekistan-it-signals-a-reform-drive-idUSKBN1K30LO

[12] https://www.intellinews.com/mirziyoyev-s-dash-for-reform-136554/

[13] https://www.intellinews.com/uzbekistan-lifts-currency-controls-driving-hopes-of-investment-renaissance-128332/

[14] https://www.rferl.org/a/uzbek-currency-som/30119609.html

[15] http://uzsm.uz/en/investorlar-diqqatiga/industrial-zonalari/

[16] https://uzdaily.uz/en/post/54907

[17] https://news.bitcoin.com/presidential-decree-sets-the-stage-for-legalizing-cryptocurrencies-in-uzbekistan/

[18] https://rus.azattyk.org/a/29359592.html

[19] https://mfa.uz/en/consular/visa/

[20] http://cn.chinadaily.com.cn/2017-08/15/content_30643236.htm

[21] https://stat.uz/ru/press-tsentr/novosti-komiteta/8896-vneshnetorgovyj-oborot-v-respublike-uzbekistan-yanvar-mart-2020-goda

[22] https://review.uz/ru/post/kitayskiy-vektor-uzbekskoy-ekonomiki

[23] https://www.europarl.europa.eu/RegData/etudes/BRIE/2018/625181/EPRS_BRI(2018)625181_EN.pdf

[24] http://tashkenttimes.uz/national/541-uzbekistan-s-development-strategy-for-2017-2021-has-been-adopted-following-

[25] http://www.tradeinvest.cn/information/6401/detail

[26] http://cn.chinadaily.com.cn/2017-08/15/content_30643236.htm

[27] http://www.beltandroadforum.org/BIG5/n100/2017/0514/c24-407.html

[28] https://www.huawei.com/en/press-events/news/2019/8/uzbekistan-prime-minister-visit-huawei

[29] http://uz.mofcom.gov.cn/article/catalog/201008/20100807080906.shtml

[30] http://uz.mofcom.gov.cn/article/tupxw/200810/20081005820945.shtml

[31] https://e.huawei.com/en/case-studies/global/older/hw_pt_104558

[32]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U3NzkxMDAyNA==&mid=2247493006&idx=2&sn=a8707a42886907db010fd71105748aa7&source=41#wechat_redirect

[33] http://www.xinhuanet.com/2020-02/21/c_1125608135.htm

[34] https://president.uz/en/2524

[35] http://web.siluxgc.com/UZ/20190426/16656.html

[36] https://thediplomat.com/2019/06/china-dominates-digital-infrastructure-in-uzbekistan/

[37] http://www.uzdaily.com/en/post/50440

[38] https://www.huawei.com/en/press-events/news/2019/8/uzbekistan-prime-minister-visit-huawei

[39] https://kun.uz/en/news/2019/11/04/chinese-zte-huawei-to-launch-electronic-monitoring-system-at-schools-of-uzbekistan

[40] https://www.rwradvisory.com/uzbekistan-approves-huawei-5g-after-receiving-cdb-loan-deal-follows-smart-city-contract/

[41] https://uzdaily.uz/en/post/51526

[42] https://www.huawei.com/us/about-huawei/sustainability/win-win-development/social-contribution/seeds-for-the-future/uzbekistan

[43] https://eurasianet.org/as-uzbekistans-last-stalinist-politician-exits-scene-what-next?fbclid=IwAR2q0KOEYaIdF1-JeR9p0kg5II41hUrHcM-Ajan4FYwO-hUj26vmh5Hu2pw

[44] https://eurasianet.org/uzbekistan-elections-look-livelier-but-choice-still-threadbare?fbclid=IwAR1VXj7J5MysZjQRZKBGKpw14HAe0ayGU-Z9MF0A5_fXDuKIuMJH_jH3iiI

[45] https://eurasianet.org/s/uzbekistan-gives-full-backing-to-tajikistans-hydropower-project

© 2019 B&P Glocal International Studies Company Limited

  • Facebook - Grey Circle
  • LinkedIn - Grey Cir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