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PRI IR Logo.png

​2019-2020 國情研究報告:

一帶一路與中亞五國 —— 中國在中亞的經貿契機與政治風險估

(四)塔吉克

塔吉克的經濟狀況與經貿投資概覽

在中亞五國中,塔吉克的經濟實力可算是最弱的,觀看 2019 年 GDP[1] 及 人均 GDP[2] 等數據,均是區域內最低的,比首位的哈薩克,前者少接近 22 倍,後者少約 11 倍。另一方面,在 21 世紀初從內戰中走出來的塔吉克,這數十年間正在經歷人口急促成長之勢。由 2001 年至 2019 年間[3],塔吉克的人口增長了約 50 %,屬區內增長速度最快(烏茲別克只有 35 %),年輕勞動力人口達到了前所未見的頂峰,相當於發展中國家剛剛起步的階段。

亞洲發展銀行(ADB)[4]出版的塔吉克經濟狀況報告指出,目前該國的經濟結構不利於滿足日益壯大的勞動力,從而威脅長遠的經濟發展,特別是農業以外的行業。2019 年,塔吉克農業就業人口為 45 %[5],但工業就業人口只有 15 %[6],前者為中亞五國之中最高,後者則最低。

在出口貿易[7]上,雖然缺乏化石資源,但塔吉克擁有豐富的礦物資源。礦石、珍珠、黃金、棉花及鋁等相關產品佔整體產品出口 8 成左右,主要出口目的地[8]是土耳其,瑞士和哈薩克。值得注意的是,塔吉克在出口服務中,運輸服務位居壟斷地位,佔整體出口約服務 8 成,主要目的地是哈薩克和烏茲別克等國。就此,因為塔吉克和吉爾吉斯同為為上游國家,掌握了阿姆河(Amu Darya)與錫爾河(Syr Darya)近 85%[9] 的水流量,而這兩條河為當地供應了 9 成的水資源,因此塔吉克擁有較多水資源來進行水力發電,透過中亞電網[10]出口電力其他國家。進口方面[11],他們比較需要礦物燃料、瀝青、車輛、車輛零件和配件、穀物等等。

發展工業及出口是正常發展中國家的必經階段,並且有助吸納日益增長的勞動力。可是,塔吉克國內出口佔整體 GDP[12] 仍是停滯不前,與較早時期比較甚至有下跌的趨勢,由 2000 年 87% 下跌到 2017 年的 15.5%,屬區內最低。

面對工業化程度薄弱、人口增長壓力、就業職位僧多粥少,塔吉克政府實行鼓勵外勞的政策,除了節省國家對就業培訓和補貼的支出以及解決年輕人生計問題之外,最重要的是降低社會政治不穩定的因素。因此,目前有不少塔吉克外勞在俄羅斯工作。根據俄羅斯聯邦統計局[13]的數據,在 2019 年[14]分別有 87 萬塔吉克外勞在俄工作,佔國家總人口約 9%,比例甚高。綜合數據[15]顯示,塔吉克晉身 2019 年全球外匯佔 GDP 比例最高的國家首五位,佔了 29%(2013 年比例曾達 43%),僅次於多哥、海地、南蘇丹。

參考聯合國貿發會議(UNCTAD)[16]2020 年環球投資報告,於 2019 年塔吉克淨流入 2 億美元外資,吸外資能力不可與哈薩克同日而語。到 2018 年為止[17],中國是塔吉克最大的外資來源國。該國的營商和投資環境局限了外資流入,在世界銀行經商環境[18]排名只有第 106 位,但上年己有很大進步,被世界銀行評為2020 年[19]全球首十名經商環境改革國家,特別在獲取貸款,開展新業務和促進商品出口上的評分有大躍進。

總括來說,現時塔吉克經濟增長受制於缺乏外國投資,出口增長緩慢,以致國內過剩勞動力到海外尋找工作機會。然而,最近新冠肺炎疫情嚴重損害該國經濟發展,詳細會在後段談及。

基建與資源成外來投資重點

塔吉克的政府開支佔 GDP 比例在 2017 年[20]高達 17 %,是中亞五國之中最高,主要投入在基建上。除了塔吉克滿足自身的基本需要,投資基建長遠來說更是發展經濟的驅動力,成為穩定收入來源之一。

在國內發電及能源基建上,中國與塔吉克緊密合作,近年的標誌性項目,是 2012 年至 2014 年塔吉克首都杜尚別發電廠第一期[21]工程及 2014 至 2016 年第二期[22]工程,中國前後總共貸款接近 5 億美元予塔吉克政府,由中國公司特變電工[23](TBEA)進行工程。發電廠所產出的電力主要供國內使用,穩定了電力供應。

在滿足國內需要的同時,杜尚別政府希望能利用自身位於上遊的優勢,興建水壩,大力發展水力發電,出口到鄰近地區。在阿姆河分支瓦赫什河(Vakhsh River)上,除了一些在蘇聯時期興建的水壩於努列克水壩(Nurek Dam)之外,近年政府主力投資興建號稱全球最高的羅貢壩(Rogun Dam),為 335 米 。事實上,羅貢壩的建築工程已斷斷續續進行了 40 多年,1976 年開始興建,但中間礙於內戰、政治不穩、水災以及財政問題,令項目胎死腹中。2010 年[24],拉赫蒙曾一度呼籲民眾出錢資助此項目,後來又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借款籌得 1.85 億美元,距離所需資金 39 億還有很大段距離。

到 2016 年,塔吉克政府正式重啟羅貢壩工程,由意大利工程公司 Webuild(前稱[25] Salini Impregilo)執行,並於翌年 2017 年[26]向國際市場發行 5 億美元國際債劵以籌集工程資金。據悉,政府計劃羅貢壩工程將於 2028 年竣工[27]。現時工程已分階段地完成。2018 年  11 月[28],羅貢壩第一台渦輪機正式投入運行,並成功興建 75 米高的部分 。2019 年 9 月[29],該壩的第二台渦輪機亦投入運行。

如政府所願[30],自從 2018 年第一台渦輪機運作開始,電力出口利潤有可觀增長。據高加索媒體 Azernews 報道,2019 年首五個月塔吉克向鄰國出口電力的利潤比前一年同期大升 52 %。綜觀 2019 年,塔吉克媒體 Avesta 指塔吉克從中賺了 9100 萬,出口到阿富汗的電力收入佔三分之二,烏茲別克則佔三分之一。隨著更多渦輪機建成,有分析指[31]杜尚別進一步出口電力到南亞(如阿富汗和巴基斯坦)才可擴大出口電力收入。但當務之急,是要解決羅貢壩的資金缺口,吸納外資以完成餘下的工程。

值得一提的是,塔吉克將從中國中亞天然氣管道第四支線(Line D)項目[32]受惠。中國透過興建此天然氣管道,擴大從土庫曼入口天然氣。雖然塔吉克沒有以此入口天然氣,但好處是不但整個工程開支由中國負擔,塔吉克更能每年賺取天然氣過路費。

除了發電及能源基建之外,若要促進經濟活動的話,塔吉克現時最需要改善的基建之一是物流交通。世界銀行[33]指出,塔吉克在國際連結性方面幾乎排名最後。在物流表現指數(LPI)[34]上,塔吉克得分僅 2.29 分(5 分滿分),排第 147 位,為中亞五國之中最差。事實上,過去十年杜尚別獲得了不少國際機構和外國的資金,用作興建及翻新交通道路,觀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的公開資料[35],絕大部分資金來自歐洲復興開發銀行(EBRD),亞投行(AIIB),亞洲發展銀行,世界銀行及日本等等。近年,塔吉克也受惠於中國「一帶一路」倡議,從中國政策銀行獲得借貸以及由中國承包商協助負責項目,「瓦赫達特–亞旺段鐵路[36]」便是例子。

但如此大興土木的同時,亦須注意也令塔吉克出現負債過重的問題。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資料,塔吉克負債佔 GDP 比例為 51.79 %,比低收入發展中國家的標準(47.44 %)高。另外,2018 年美國智庫全球發展中心(CGD)發表研究報告[37],指出塔吉克是正在面臨「債務困擾」(Debt Distress)風險最嚴重的 8 國之一。特別是在 2020 年新冠網炎疫情流行之時,大大衝擊了塔吉克的經濟以及政府收入,因此在投資塔吉克之前,必須考慮還款能力等風險問題。

新冠肺炎為社會經濟造成潛在不穩

如前所言,塔吉克海外勞工的外匯佔該國 GDP 相當大的比例,大部分人的目的地是俄羅斯。然而,俄羅斯成新冠肺炎疫情重災區,在 5 月高峰時期,俄羅斯[38]每日持續新增超過 1 萬宗確診個案。雖然現時俄羅斯每日確診人數已回落至每日 5,000 多宗[39],但個案增長數目仍維持全球十甲,遏止疫情緩慢。首當其衝的,必定是過度依賴俄羅斯外匯收入的塔吉克。

自從 3 月俄羅斯社區爆發疫情後,俄羅斯政府實施多項國內抗疫措施[40],包括頒布封城令及限聚令,強制關閉公共康樂設施、餐廳、酒吧、商鋪(藥房及雜貨店除外),限制舉辦大型活動,停止辦理各類簽證,等等。以上措施對俄羅斯實體經濟造成巨大衝擊,不少塔吉克外勞在俄從事建造和服務行業(包括餐飲、酒店、運輸業)等,商業停擺直接影響他的生計,掀起在俄外勞的失業浪潮。因俄羅斯當局逐步實施封關及旅遊限制,滯留在俄的失業外勞難以歸國。

早前國際移民組織(IOM)[41]聯同其他組織訪問了俄羅斯和中亞國家的外勞,結果顯示超過 8 成受訪者正面對收入減少或失去工作的窘境、6 成沒法負擔居住租金、4 成難以承擔基本食物開支、9 成沒有能力匯款回國。由此可見,滯留在俄的外勞失業,他們只能靠本身打算寄回國家的外匯收入用作為在俄渡日,促使從俄羅斯匯回塔吉克的外匯收入大減,嚴重捐害塔吉克經濟。

報道指[42],7 月 22 日塔吉克國家銀行行長在一場簡報會上提到,2020 年首半年來自俄羅斯的外匯收入對比上年同期減少了 15 %。另一方面[43],亞洲發展銀行預期塔吉克於 2020 年的 GDP 將放緩 3.6 %,是自[44]塔吉克內戰以來最差。

除了在俄外勞回不了國之外,本身打算赴俄工作的季節性外勞也因疫情卻步待在塔吉克。政府[45]指出,2020 年首半年赴海外工作的外勞數目比上年同期暴跌了 57%。誠然,這群過剩人力資源待在國內,除了要面對失業之外,亦衍生不少社會問題。世界銀行[46]調查指出,超過 41 % 塔吉克受訪家庭因疫情減少消耗食物,超過 17 % 本身正在接受醫療服務的受訪家庭說無能力負擔服務,以及只有少於 2 % 家庭指出自疫情爆發以來獲得政府的財政或任何形式的援助。由此可見,疫情同樣影響不少塔吉克家庭,亦反映出政府處理疫情的能力有限。

從整體的客觀數據來說,部冠肺炎疫情正在損害塔吉克經濟,特別在俄羅斯重啟經濟活動以前,經濟或難以復甦。雖然最近[47]塔吉克政府獲得世界銀行和亞洲發展銀行共 6850 萬美元的援助,但遠水不能救近火,除非塔吉克能找到經濟應變之道,否則將會一蹶不振。

政府權力接班成國際關注點

中亞大部分首任國家領袖都已經完成權力接班。自從上年哈薩克前總統納扎爾巴耶夫下台後,中亞五國之中只剩下塔吉克總統拉赫蒙為最後一個依然在位的第一代領袖了。雖然塔吉克首位總統是馬赫卡莫夫(Qahhor Mahkamov),但他很快便受國內反對壓力而下台,十分短命,因此實際上當政近 28 年的拉赫蒙才算是首任國家領袖。

因此,外界一直關注年事已高的拉赫蒙能否順利完成權力交接,接班人是誰,以及用甚麼形式替換領袖等等。其他中亞四國分別以較有競爭(吉爾吉斯)和沒競爭性(土庫曼、烏茲別克、哈薩克)的選舉傳位,而估計塔吉克會偏向以後者的方式,交棒給他的長子魯斯塔姆(Rustam Emomali)。

2018 年[48],塔吉克國會通過了一項選舉法修正法案,把競選總統及上議院議席的合法年齡,由 35 歲降至 30 歲,此舉是要為當時只有 30 歲的魯斯塔姆隨時接班權力鋪路,角逐下屆總統或坐上國會更重要的位置。果不其然,在今年 4 月[49]即塔吉克國會大選之後的首場國會會議中,埃莫馬利被選為擔任國會上議院民族院(Majlisi Milli)議長,該職位實際上為政府第二把交椅。

兩父子在國會的勢力亦十分鞏固。今年 3 月[50],塔吉克[51]舉行五年一度的國會下議院選舉,拉赫蒙所屬人民民主黨(PDPT)大勝,獲取四分之三議席,繼續牢牢控制國會。其他反對勢力如伊斯蘭復興黨(IRPT)早於 2015 年被政府取締,IRPT 前黨魁卡布里(Muhiddin Kabiri)現正流亡海外。

如無意外今年 10 月 11 日[52]將會舉行總統選舉,預計拉赫蒙會繼續角逐並贏得總統之位。除非拉赫蒙突然辭世,否則尚年輕的埃莫馬利不會擔任總統。現時他從政經驗尚淺,在 2008 年畢業於塔吉克國立大學,主修國際經濟關係,2011 年他到俄羅斯國家經濟和公共管理總統學院完成法律研究課程,2017 年才擔任杜尚別市長。

對拉赫蒙兩父子來說,極端主義勢力是對社會潛在的最大威脅。過往數年,由於「伊斯蘭國」(ISIS)在敘利亞及伊拉克失利,因此不少恐怖分子回流故鄉中亞,並在塔吉克發動了數次恐襲,例如在 2018 年 7 月[53],5 名 ISIS 恐怖分子在該國駕車撞斃 4 名騎單車的外國遊客;同年 11 月[54],塔吉克北部城市苦盞一座監獄發生暴動,造成至少 24 人死亡,當中包括兩名守衞,事後 ISIS 承認責任;2019 年 11 月[55],20 名被當局認為與 ISIS 有關係的武裝分子於首都杜尚別西面約 80 公里的一個邊境檢查站發動襲擊,事件造成 17 死。雖然極端主義勢力在塔吉克的曝光率比同區國家還要高,但仍不足以達到嚴重威脅程度,只有零星事件而已。

但無論如何,今年 2020 年是關鍵年,面對新冠肺炎疫情威脅,塔吉克經濟大受打擊,因此政府要警惕經濟衰退帶來的社會不穩定因素。

 

[1] https://data.worldbank.org/indicator/NY.GDP.MKTP.PP.CD?locations=KZ-UZ-KG-TM-TJ

[2]https://data.worldbank.org/indicator/NY.GDP.PCAP.PP.CD?end=2019&locations=TJ-KZ-UZ-KG-TM&start=2014

[3] https://data.worldbank.org/indicator/SP.POP.TOTL?locations=TJ-UZ-KZ-TM-KG

[4] https://www.adb.org/sites/default/files/publication/189730/taj-export-diversification-growth.pdf

[5] https://data.worldbank.org/indicator/SL.AGR.EMPL.ZS?locations=TJ-1W-KZ-KG-UZ-TM&year_high_desc=false

[6] https://data.worldbank.org/indicator/SL.IND.EMPL.ZS?locations=TJ-1W-KZ-KG-UZ-TM&year_high_desc=false

[7] https://www.trademap.org/Product_SelCountry_TS.aspx?nvpm=1%7c762%7c%7c%7c%7cTOTAL%7c%7c%7c2%7c1%7c1%7c2%7c2%7c1%7c1%7c1%7c1%7c1

[8] https://www.trademap.org/Country_SelProductCountry_TS.aspx?nvpm=1%7c762%7c%7c%7c%7cTOTAL%7c%7c%7c2%7c1%7c1%7c2%7c2%7c1%7c2%7c1%7c1%7c1

[9] http://hir.harvard.edu/article/?a=14492

[10] https://eurasianet.org/tajikistan-to-sell-electricity-to-uzbekistan-in-boon-for-integration

[11] https://www.trademap.org/Product_SelCountry_TS.aspx?nvpm=1%7c762%7c%7c%7c%7cTOTAL%7c%7c%7c2%7c1%7c1%7c1%7c2%7c1%7c1%7c1%7c1%7c1

[12] https://data.worldbank.org/indicator/NE.EXP.GNFS.ZS?locations=KZ-KG-TJ-TM-UZ

[13] https://fedstat.ru/user/login?redirectUrl=%252Findicator%252Ffavorite%253Fid%253D

[14] https://cabar.asia/en/seeking-a-job-how-coronavirus-affected-migrants-from-central-asia/

[15] https://migrationdataportal.org/?i=remit_re_gdp&t=2019

[16] https://unctad.org/en/pages/PublicationWebflyer.aspx?publicationid=2460

[17] https://www.s-ge.com/sites/default/files/publication/free/economic-report-tajikistan-eda-2019-12.pdf

[18] https://www.doingbusiness.org/en/data/exploreeconomies/tajikistan

[19] https://www.worldbank.org/en/country/tajikistan/publication/economic-update-fall-2019

[20] https://data.worldbank.org/indicator/NE.CON.GOVT.ZS?locations=TJ-KZ-TM-UZ

[21] https://reconnectingasia.csis.org/database/projects/dushanbe-2-power-plant/8be2f97c-a2b6-4601-bd29-5064febd8851/

[22] https://reconnectingasia.csis.org/database/projects/dushanbe-2-power-plant-expansion/0dd275bf-a963-464c-9cbc-37a0b5147bab/

[23] https://thediplomat.com/2018/04/the-full-story-behind-chinas-gold-mine-power-plant-swap-in-tajikistan/

[24] https://thediplomat.com/2018/11/tajikistans-megadam-rogun-begins-operations/

 

[25] https://www.webuildgroup.com/en/media/press-releases/salini-impregilo-becomes-webuild-bigger-stronger-and-ready-to-serve-the-nation

[26] https://www.intellinews.com/tajikistan-s-massive-rogun-hydropower-dam-a-blessing-or-a-curse-169691/

[27] https://menafn.com/1098979492/Tajikistan-prepares-to-launch-second-unit-of-mega-hydroelectric-power-project

[28] https://thediplomat.com/2018/11/tajikistans-megadam-rogun-begins-operations/

[29]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tajikistan-hydro-rogun/tajikistan-launches-second-turbine-at-rogun-megaproject-idUSKCN1VU178

[30] https://www.azernews.az/region/152385.html#:~:text=Last%20year%2C%20during%20this%20period,made%20up%20over%20%2417.3%20million.&text=Since%20the%20beginning%20of%202019,more%20than%207.4%20million%20kWh.

[31] https://www.intellinews.com/tajikistan-s-massive-rogun-hydropower-dam-a-blessing-or-a-curse-169691/

[32] https://reconnectingasia.csis.org/database/projects/central-asiachina-gas-pipeline-cacgp-read-more-httpswwwnewstjennewstajikistaneconomic2/0660c0b0-ff6a-4b2b-b763-0094c3b52be5/

[33] https://openknowledge.worldbank.org/bitstream/handle/10986/28534/9781464812194.pdf?sequence=4&isAllowed=y

[34] https://lpi.worldbank.org/international/aggregated-ranking?sort=asc&order=LPI%20Rank#datatable

[35] https://reconnectingasia.csis.org/

[36] https://reconnectingasia.csis.org/database/projects/vahdat-yavan-railway-construction/bde10173-33b5-4431-9ad2-19468648bcbd/

[37] https://www.cgdev.org/publication/examining-debt-implications-belt-and-road-initiative-a-policy-perspective

[38] https://www.worldometers.info/coronavirus/country/russia/

[39] https://www.worldometers.info/coronavirus/country/russia/

[40] https://www.themoscowtimes.com/2020/06/19/coronavirus-in-russia-the-latest-news-june-19-a69117

[41] https://news.un.org/en/story/2020/05/1064182

[42] https://eurasianet.org/coronavirus-economics-watch-central-asia-and-the-caucasus

[43] https://www.adb.org/countries/tajikistan/economy

[44] https://data.worldbank.org/indicator/NY.GDP.MKTP.KD.ZG?end=2005&locations=TJ&start=1994

[45] https://asiaplustj.info/ru/news/tajikistan/society/20200723/trudovaya-migratsiya-iz-tadzhikistana-snizilas-na-57

[46] https://www.worldbank.org/en/news/factsheet/2020/07/13/economic-and-social-impacts-of-covid-19-update-from-listening-to-tajikistan

[47] https://www.foreignbrief.com/daily-news/tajikistans-parliament-to-set-date-for-presidential-election/

[48] https://www.rferl.org/a/tajikistan-election-law-changes-favor-rahmon-son/29025237.html?fbclid=IwAR05HUOjBHphs2c0hNoSR5RRU8VJkmLDGxHu4iDebObY_x6orQojCQxmCFI

[49] https://thediplomat.com/2020/04/tajik-presidents-son-officially-second-in-line-to-presidency/

[50] https://www.economist.com/asia/2020/03/05/tajikistans-long-serving-ruler-dispenses-with-all-political-opposition

[51] https://www.rferl.org/a/no-debate-no-competition-no-surprises--its-a-tajik-election/30460217.html?fbclid=IwAR0DXV_TSY9L9JnxHm9GMVvfiQ2vU167IQmI4WDohyXQmJ4gwhDgoFBPJ9w

[52] https://eurasianet.org/tajikistan-brings-presidential-election-forward-to-oct-11?utm_source=dlvr.it&utm_medium=facebook

[53] https://www.rferl.org/a/tajik-government-blames-banned-islamist-party-for-deadly-attack-on-foreign-cyclists/29400539.html

[54] https://www.rferl.org/a/is-says-behind-deadly-tajik-prison-riot/29591609.html

[55] https://eurasianet.org/tajikistan-17-killed-in-attack-on-border-outpost?fbclid=IwAR3oPiY-Fb6-Scg4NURpQU8-D11Kh7zOqT9p1qQMSqLt2rXQzwRIb5sMt9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