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2020 國情研究報告:

一帶一路與中亞五國 —— 中國在中亞的經貿契機與政治風險估

(五)吉爾吉斯

吉爾吉斯的經濟狀況與經貿投資概覽

吉爾吉斯與塔吉克在經濟狀況上相當接近,但實力稍為強勁一些,論整體國家實力,在中亞五國中大約排第四位。吉爾吉斯[1] GDP 總值為 332 億美元,人均 GDP[2] 為 1309 美元,比塔吉克略高,但同樣比哈薩克拋離。至於人口,吉爾吉斯有 645 萬[3]國民,比較接近土庫曼。

吉爾吉斯的國內就業人口結構,符合了其依重生產及出口礦物資源的經濟結構。參考世界銀行的數據,吉爾吉斯的工業就業人口佔整體勞動力的 24 %[4],遠勝塔吉克,並且高於世界平均標準(世界銀行在這方面的計算方法不只包括製造業,礦物資源生產亦計算在內)。

雖然吉爾吉斯和塔吉克一樣,沒有和土庫曼及哈薩克那樣豐富的化石資源,又沒有強勁的工業支持,但有豐富的礦物資源,特別是黃金。吉爾吉斯[5]的黃金產量是所有獨聯體國家之中排名第三位,而該國經濟依賴黃金程度是最高的。現時,吉爾吉斯最大的金礦是位於國家東南部伊塞克湖州的庫姆托爾(Kumtor)金礦場,而該金礦在 2017 年[6]佔全國黃金生產量 7 成。綜合 2019 年[7] ADB 出版的吉爾吉斯國家報告及 Kumtor 官方網站[8]資料,該金礦的黃金產量貢獻國家黃金出口 98 %,其出口佔該國 GDP 約 10 % ,政府收入 20 % ,以及佔工業生產份額 20.8 %,可見黃金對吉爾吉斯的經濟舉足輕重。

在商品出口方面,根據聯合國商品貿易統計數據庫[9](UN COMTRADE),直至 2019 年 12 月[10]黃金佔了吉爾吉斯一半出口,其次就是礦石、瀝青等等,其中主要出口目的地是英國、哈薩克、俄羅斯。然而在進口貿易[11]上,中國在 2019 年成為吉爾吉斯的最大進口來源國,佔大部分為是消費品、紡織品、機器、電子產品等等。因此,吉爾吉斯的主要出口以資源為主,相反進口就是以工業品為重心。

除了礦石資源之外,另一個支持吉爾吉斯經濟發展的驅動力是海外勞工寄回國家的外匯收入。在此方面比塔吉克還要進取,故於該國為歐亞盟(EAEU)的成員國(中亞五國只有哈薩克和吉爾吉斯是成員國,而塔吉克不是)。俄羅斯對來自歐亞盟成員國的外勞豁免徵收工作許可費用,福利待遇也較好,此政策便利及鼓勵了吉爾吉斯國民到其他成員國工作。根據俄羅斯聯邦統計局[12]的數據,在 2019 年[13]分別有 55 萬吉爾吉斯外勞在俄工作,佔了吉國總人口約 10%。世界銀行[14]最新數據顯示,吉爾吉斯是 2019 年全球十大外匯佔 GDP 比例最高的五國之一,佔了 33%,比塔吉克還要高。數據證明這些外勞對該國經濟貢獻良多。

在外國投資上,參考聯合國貿發會議(UNCTAD)[15]2020 年環球投資報告,於 2019 年吉爾吉斯淨流入 2 億美元外資,和塔吉克一樣,吸外資能力有限。主要外資來源國[16]為加拿大,中國,英國,俄羅斯及哈薩克。在世界銀行經商環境[17]排第 80 位,中亞五國之中實力中庸,其中在開展新業務,獲取貸款和登記物業的評分最高。

現時吉爾吉斯和塔吉克的經濟命運大同小異,受制於國內工業化程度不足,缺乏外國投資,以過剩勞動力到海外工作。礦業及外勞外匯成為該國主要經濟動力,但此狀況犧牲了產業多元化。

礦業資源成為吉爾吉斯經濟發展驅動力

外資對吉爾吉斯經濟作出了重大貢獻,特別在投資礦業方面相當活躍,近年更成為外資的兵家必爭之地。根據 2019 年[18] EBRD 的吉爾吉斯報告,該國大部分 FDI 集中流入礦業及其相關專業(工程、科研活動等等),當中主要外資來源是加拿大,俄羅斯及哈薩克,但近年被中國急起直追。

關於礦業[19],可由 1990 年代加拿大公司入主吉爾吉斯金礦市場說起。如上提及,庫姆托爾是全國最大型的金礦場,在 1978 年被當地政府發現,但礙於開採成本問題,無利可圖而被擱置。直到 1992 年,加拿大礦業公司 Cameco 向比什凱克政府提供可行的開採建議書,政府同意其方案,及後吉爾吉斯國有礦業公司 Kyrgyzaltyn 與 Cameco 以 2:1 股權合資組成 Kumtor Gold Company,在 1997 年開給運作該金礦場。2004 年,Kumtor Gold Company 被另一家加拿大礦業上市公司 Centerra Gold 收購,其中 Cameco 成為該公司最大股東,佔有 54 % 股權,而 Kyrgyzaltyn 則為 16 %。

然而,FDI 流入[20]吉爾吉斯自 2016 年大幅減少,由 2015 年的 11 億美元跌至 2019 年的 2 億美元。此外還有大量 FDI 流出,根據 IMF 的國際收支平衡數據,2017 年[21] FDI 淨額轉為負數,EBRD 分析箇中原因除了該國營商業環境轉差(包括商業法規,稅務及司法系統方面)以及市場狹小之外,亦因為 Centerra Gold 與吉爾吉斯政府在金礦利潤和處理環境污染上出現爭拗,以致加拿大資本從該國大量流出。該公司與吉爾吉斯政府於 2017 年[22]達成了和解,現時 Kyrgyzaltyn 已經成為了 Centerra Gold 最大股東,持有 26.3 % 股份[23]

事實上,近年陸續出現不同國家的資本流入吉爾吉斯金礦市場,參與競爭,當中包括英國,俄羅斯以及中國。2018 年[24],英國礦業公司 Chaarat Gold[25] 有意從 Centerra Gold 收購庫姆托爾金礦場。雖然遭拒絕,但該公司[26]早已成功獲得吉爾吉斯西部 Tulkubash 和 Kyzyltash 礦床的開發權,預計在 2022 年[27]全面運作後,兩個礦床每年能產出 30 至 40 萬[28]盎司黃金,為庫姆托爾金礦場在 2018 年[29]一半的年產量,潛力巨大。

該國還有不少外資正在開發或已經生產的金礦場,例如自 2014 年起[30]由哈薩克礦業(KAZ Minerals)開採的 Bozymchak 礦場、俄羅斯公司 Highland Gold holds[31] 全資擁有了 Unkurtash 金礦場、 2015 年[32]由俄資公司 Russian Platinum[33] 旗下 Alliance Altyn [34]公司經營 Jerooy 金礦場,等等。

值得留意的是積極入主吉爾吉斯金礦業務的中國公司。2011 年[35],中國國企靈寶黃金集團(Lingbao Gold)[36]旗下的富金礦業(Full Gold Mining)在該國西部 Ishtamberdi 金礦場取得開採權;隸屬中國國企中國黃金集團公司的中吉礦業(Zhong Ji Mining company)也於 2012 年[37]獲得了納倫(Naryn)地區的 Solton Sary 金礦場開採權直到 2030 年;而且,在 2015 年[38]吉爾吉斯國企 Kyrgyzaltyn 宣布與中國紫金礦業(Zijin Mining Group)旗下超泰有限公司(Superb Pacific Limited Company)開發位於該國東部的 Taldy-Bulak 金礦場,項目由兩間公司合資(超泰有限公司持 6 成權益, Kyrgyzaltyn 則持 4 成)[39]的奧同克公司(Altynken Limited)營運。

經過多年的經營,中國漸漸地成為吉爾吉斯黃金業務的最大資本來源國之一。透過與外資合營,吉爾吉斯不但能夠從外資公司身上學習技術、經營模式、籌集所需資本開發,更隨著業務不斷擴張,能夠賺取可觀的回報。 2019 年[40] Kyrgyzaltyn 的淨利潤比 2018 年上升了 3.5 倍, 公司更預期在 2020 年能夠把淨利潤翻倍。由此可見,黃金開採業務為該國以及外資帶來無限潛力。

外資經濟活動引致社會關係緊張

雖然近十數年不少外資企業成功打入吉爾吉斯市場,但他們的經濟活動有時會引起該國民眾不滿,主要原因是勞資糾紛,環境污染,以及牽連到當地政府治理問題,最後激起了群眾抗議和示威。若果處理不好的話,這不滿會慢慢演變成民族排外情緒,恐招致外資企業捐失。

過去曾經出現一些勞資糾紛引起的示威[41]。2018 年 1 月[42],中國富金礦業基於財政考慮,解僱 370 名當地礦工。據報道,富金礦業與數百名員工之間的合約到期,並決定調整新合約的內容,公司決定削減礦工約 30% 的薪酬,終止食物津貼,以及專業培訓等員工福利。有些公開反對的礦工更被剝奪獲簽新約的權利。雖然最後平息事端,但中國富金礦業被批評公然違反當地勞工法,在當地人眼中留下負面形象。

此外亦因環境污染問題爆發了另一場波及中資礦業企業的示威。由於中吉礦業[43]在吉爾吉斯中部納倫地區經營的 Solton Sary 金礦場被當地民眾批評釋放有毒物質,對鄰近地區環境及人身健康造成威脅,令牲畜死亡,影響附近依靠畜牧業維生的村民。因此,2019 年 8 月 5 日,當地村民與中國籍員工發生衝突,繼而引發了一場示威。衝突中有數十名中國籍員工被打傷,中國當局提出嚴正交涉。最後,比什凱克政府亦決定臨時關閉礦場及展開調查。

不只在金礦業務,連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一些工程項目也引發了社會不滿。2019 年 1 月 17 日[44],數百名示威者在吉爾吉斯首都比什凱克(Bishkek)舉行一場反華示威,多項訴求針對中國,要求政府採取行動,包括要求當局徹查 2018 年當地一家由中國公司負責維修的發電廠事故。事源在 2013 年[45],中國進出口銀行向吉爾吉斯貸款 3.86 億美元,讓中國公司特變電工(TBEA)翻新比什凱克熱力發電廠。該翻新工程在 2017 年 8 月竣工。然而不到一年,在 2018 年 1 月該發電廠發生了故障,令首都出現停電,結果迫使吉爾吉斯當局展開調查。

最後就是今年再次於該國納倫地區發生示威行動。2 月 17 日[46],納倫爆發千人反華示威,抗議中國在當地投資建設商業後勤物流中心。此項目於 2019 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到訪吉爾吉斯時簽定,涉資 2.8 億美元。最後吉爾吉斯政府在反對聲浪下 ,決定取消這項投資計劃。引起激烈反對的理由,是由於當地民眾聽聞,中國建設經濟區後將擁有其所有權,而不是租借土地。

從過往示威頻密程度觀察,吉爾吉斯是中亞五國之中對外資企業經濟活動最反感的國家,亦是民族情緒相對高漲的國家。由此看來,若要在該國進行大規模的投資活動,雖然深思熟慮其商業執行細節會否引起社會不安情緒,以免招致任何經濟損失。

民選政府順利過渡,對中外交平穩

過往,吉爾吉斯的政局十分不穩定,在短短 10 年內爆發了兩場顏色革命,一場是 2005 年的「鬱金香革命」,另一場則是 2010 年的「二次革命」,分別導致前總統阿卡耶夫(Askar Akaev)及巴基耶夫(Kurmanbek Bakiev)倒台,流亡海外。而 2010 年的「二次革命」比 2005 年那場悲慘得多。事實上,除了因為政府貪腐,管理不善而促成顏色革命,另一主因是該國南部與北部的發展水平不均衡,以及國內種族矛盾。

根據美國智庫 Stratfor[47] 的資料,吉爾吉斯全國被天山一分為二,使南方與北方在政治、經濟、社會上出現極大差異。在人口方面,全國吉爾吉斯族佔 72 %、烏茲別克族佔 14.5 %、俄羅斯族佔 9 %。然而,吉爾吉斯族與俄羅斯族主要聚居位於北部的首都比什凱克,而烏茲別克族則集居位於南方的第二大城市奧什(Osh)。根據 2009 年的數據,奧什人口分別有 43 %為吉爾吉斯族及 48.3 %為烏茲別克族。這種南北及民族矛盾,成為了該國爆發顏色革命(特別是第二次革命)的催化劑。其實在「二次革命」時期,當政府被示威者推翻不久後,奧什爆發了一場死傷枕藉的民族衝突,吉爾吉斯族和烏茲別克族群鬥,導致多人傷亡。

如今,吉爾吉斯在 2010 年後經歷了一次非暴力且順利的領袖輪替,分別於 2015 年及 2017 年舉行了國會選舉及總統選舉,現任總統熱恩別科夫(Sooronbay Jeenbekov)從同屬黨社會民主黨(SDPK)的前總統阿坦巴耶夫(Almazbek Atambayev)手中順利接棒。

可是,自從熱恩別科夫上台之後,他便與阿坦巴耶夫及其親信鴻溝日深,最後關係惡化至破裂程度,前者藉「一帶一路」倡議的翻新首都發電廠貪污案,先後拘捕及判決前總理伊薩科夫(Sapar Isakov)[48]及阿坦巴耶夫[49]貪污罪成,分別入獄 15 年及 11 年 2 個月。

外界不少論者認為,熱恩別科夫的行動並不針對中國,只是純粹一場政治角力。據了解,縱使兩朝總統同屬一黨,但在吉爾吉斯的政治傳統上,基層政治勢力分佈並非靠政黨區分,而是靠根深蒂固的地方派系(或部落): 阿坦巴耶夫出身於位於北方、首府為首都比斯凱克的楚河州(Chuy Region);相反,熱恩別科夫出身於南方的奧什州(Osh Region)。該國南北對立鮮明,所以來自南北兩地的他們,自然因為地方派系對立,令彼此間互不信任。

另一方面,從事情發展方向看來,熱恩別科夫不可能會破壞與中國的友好關係。2018 年 6 月 4 日[50],亦即前總理伊薩科夫正式被捕前夕,吉爾吉斯外交部長 Daniyar Sydykov 表示「發電廠事故」只是「吉爾吉斯的內部事務,並不涉及中吉關係」。到了 6 月 6 日[51],熱恩別科夫赴中國出席上合組織峰會,提前了幾天到埗,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並簽署聲明把中吉關係提升至「全面戰略合作夥伴」(Comprehensive Strategic Partnership)。熱恩別科夫亦表示繼續支持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

因此熱恩別科夫的打貪行動,並非是衝著中國而來,同時都給了中國定心丸。現時,比什凱克政治氣氛在阿坦巴耶夫被判入獄後慢慢變得緩和,政權暫時尚算穩定,對中友好的關係也四平八穩。

 

[1] https://data.worldbank.org/indicator/NY.GDP.MKTP.PP.CD?end=2019&locations=TJ-KZ-UZ-KG-TM&start=2014

[2] https://data.worldbank.org/indicator/NY.GDP.PCAP.CD?end=2019&locations=TJ-KZ-UZ-KG-TM&start=2014

[3] https://data.worldbank.org/indicator/SP.POP.TOTL?locations=TJ-UZ-KZ-TM-KG

[4] https://data.worldbank.org/indicator/SL.IND.EMPL.ZS?locations=TJ-1W-KZ-KG-UZ-TM&year_high_desc=false

[5] https://www.gold.org/goldhub/data/historical-mine-production

[6] https://eiti.org/es/implementing_country/39#revenue-collection 

[7] https://www.adb.org/sites/default/files/publication/527161/kyrgyz-republic-growth-potential.pdf

[8] https://www.kumtor.kg/en/contribution-to-the-kyrgyz-economy/

[9] https://comtrade.un.org/data

[10] https://oec.world/en/profile/country/kgz

[11] https://www.trademap.org/Country_SelProductCountry.aspx?nvpm=1%7c417%7c%7c%7c%7cTOTAL%7c%7c%7c2%7c1%7c1%7c1%7c1%7c1%7c2%7c1%7c1%7c1

[12] https://fedstat.ru/indicator/favorite?id=

[13] https://cabar.asia/en/seeking-a-job-how-coronavirus-affected-migrants-from-central-asia/

[14] https://migrationdataportal.org/?i=remit_re_gdp&t=2019

[15] https://unctad.org/en/pages/PublicationWebflyer.aspx?publicationid=2460

[16] https://unctad.org/en/PublicationsLibrary/wir2020_en.pdf

[17] https://www.doingbusiness.org/en/data/exploreeconomies/kyrgyz-republic

[18] https://www.ebrd.com/documents/policy/country-diagnostic-paper-kyrgyz-republic.pdf?blobnocache=true

[19] https://www.adb.org/sites/default/files/publication/527161/kyrgyz-republic-growth-potential.pdf

[20] https://unctad.org/en/PublicationsLibrary/wir2020_en.pdf

[21] https://data.imf.org/regular.aspx?key=62805740

[22] https://www.mining.com/centerra-gets-breathing-room-dispute-kyrgyz-republic/

[23] https://www.marketscreener.com/CENTERRA-GOLD-INC-1409419/company/

[24] https://www.mining.com/chaarat-gold-says-centerra-refused-2b-offer-whole-firm-not-just-kumtor-mine/

[25] https://www.chaarat.com/

[26] https://www.chaarat.com/kyrgyzstan/tulkubash/

[27] https://www.chaarat.com/kyrgyzstan/kyzyltash/

[28] https://nai500.com/zh-hant/blog/2018/08/chaarat-gold%E6%8E%80%E8%B5%B7

[29] https://www.kumtor.kg/en/about/centerra-gold-inc/

[30] https://www.kazminerals.com/our-business/bozymchak/

[31] https://www.highlandgold.com/home/operations/where-we-operate/

[32] https://prd-wret.s3-us-west-2.amazonaws.com/assets/palladium/production/atoms/files/myb3-2016-kg.pdf

[33] http://russian-platinum.ru/?setlang=2

[34] http://www.alliance-altyn.kg/

[35] https://www.rferl.org/a/kyrgyzstan-questiosn-chinese-gold-miner-decision-firedi-shtamberdi/28962970.html

[36] http://www.big.kg/full-publications/first-gold-ishtamberdy-gold-ore-concentrate-will-no-longer-be-exported-china/en/

[37] 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49288400

[38]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kyrgyzstan-gold-taldybulak-idUSL5N10922520150729

[39] http://www.cggthinktank.com/2015-08-04/100074213.html

[40] https://24.kg/english/155753_Kyrgyzaltyns_profit_grows_35_times_at_year-end_2019/

[41] https://www.rferl.org/a/kyrgyzstan-questiosn-chinese-gold-miner-decision-firedi-shtamberdi/28962970.html

[42] https://thediplomat.com/2018/01/full-of-gold-chinese-company-which-sacked-kyrgyz-miners-claims-hard-times/

[43] https://www.rferl.org/a/chinese-gold-mining-company-suspends-kyrgyz-operations/30097658.html

[44] 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46915879?ocid=socialflow_facebook&fbclid=IwAR1F7aGadV3lECdPbRoLyrVZGvU09BDmOchtVO9qpSXzPv-ZyCpYcqe9vFQ

[45] https://thediplomat.com/2018/05/the-bishkek-power-plant-saga-former-kyrgyz-prime-minister-faces-corruption-charges/

[46] https://www.rferl.org/a/kyrgyz-authorities-cancel-chinese-investment-project-amid-protests/30441324.html?fbclid=IwAR3FEizLsZpDbumlihgxQNYL8S8Xse4oA_tjzakkRA2Bh3rwxhzW4NEpY9s

[47]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9e21kFEG0k&feature=youtu.be&fbclid=IwAR00bpJdxCTQm-n2MuDvnOxBbA-SM2gMzrAoqg6yzy1gKKehFDsJGvENssY

[48] https://eurasianet.org/kyrgyzstan-former-pm-sentenced-to-15-years-in-chinese-bribery-case?fbclid=IwAR0MFDpuUIIiEvrePTLKnKR0Vma0ivrpybb0eCFC0cGUwzwIIjSdZpF4bac

[49] https://thediplomat.com/2020/06/11-year-sentence-for-former-kyrgyz-president-atambayevs-role-in-early-release-of-aziz-batukayev/

[50] http://president.kg/ru/sobytiya/novosti/11763_apparat_prezidenta_krdal_poyasnenie_povoprosam_svyazannim_suchastkom_zemli_videlennim_posolstvu_kitaya_sostroitelstvom_gazoprovoda_kirgizstan_kitay

[51] http://www.xinhuanet.com/english/2018-06/07/c_137235571.htm

© 2019 B&P Glocal International Studies Company Limited

  • Facebook - Grey Circle
  • LinkedIn - Grey Cir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