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2020 國情研究報告

一帶一路與中亞五國 —— 中國在中亞的經貿契機與政治風險估

(一)哈薩克

哈薩克的經濟狀況與經貿投資概覽

哈薩克是在中亞國家之中,經濟實力是出眾的。2018 年[1],哈薩克國民生產總值(GDP,依購買力平價)為 4782 億美元,是中亞第二大經濟體烏茲別克的 2 倍,亦是塔吉克和吉爾吉斯的 15 倍,其人均國民生產總值更在 2015 年一度超越俄羅斯。從就業人口[2]結構上觀察,哈薩克服務業就業人口佔整體就業人口 55 %,貼近世界水平,擁有區內最發達的人力資源。

經濟結構上,哈薩克擁有得天獨厚的天然資源,裏海坐擁大量石油油田,也有龐大的各種礦物產儲量。其先天優勢成為哈薩克的經濟發展驅動力。哈薩克是繼土庫曼另一個依賴化石資源作經濟主軸的「 食利國家」(Rentier-State),即是透過出口石油、天然氣等化石原料,賺取可觀的外匯收入。2019 年[3],出口化石原料產品(包括原油、煉油、天然氣等等)佔整體出口 6 成以上,出口地遍怖歐亞不少國家。可想而知,化石資源是哈薩克的經濟命脈。至於進口貨品[4]方面,他們對礦物燃料、瀝青、汽車、汽車零件及配件、機械設備有很大需求。另一方面,哈薩克在運輸出口和進口上都佔進出口服務總值 8 成,故於哈薩克是區域物流交通樞紐。該國在世界銀行的物流表現指數(LPI)[5]第 77 位,是五國之中最高,哈薩克的霍爾果斯無水港更是中國「一帶一路」倡議中的鐵路運輸重鎮。

在外來投資方面,參考聯合國貿發會議(UNCTAD)[6]2020 年環球投資報告,於 2019 年哈薩克總共淨流入 31 億美元外資,比起鄰國吉爾吉斯的 2 億美元高出十多倍。雖然哈薩克大部分外資都集中在天然資源領域,但若論外資來源多樣性,以荷蘭、美國為主,中英次之,數量也冠絕整個中亞地區。至於營商環境方面,現時哈薩克在世界銀行經商環境[7]排名第 25 位,遠遠超越其他中亞國家,在履行合約、起始新業務及保護小型投資者方面獲得很高分數。再者,據歐洲復興開發銀行(EBRD)[8]的經濟轉型指標看出,哈薩克無論在企業私有化、價格自由化、基建改革,及競爭政策上,總分遠超其他中亞國家,哈薩克亦被世界銀行(World Bank)列入中上等國家之一。

概括而言,哈薩克擁有今時今日的經濟成就,很大程度上得益於資源紅利。哈薩克一直倚重原材料及石油經濟,受惠於千禧年代居高不下的資源價格,國家發展蒸蒸日上。然而,到了 2014 年國際油價受挫,為哈薩克的經濟亮起警號,迫使總統推行大刀闊斧的經濟改革,欲推動多元化經濟。

經濟轉型的經貿投資機遇 —— 中國「從上游到下游」的資源整合

中國與哈薩克經濟連繫早已有十分深厚的基礎。中哈雙邊貿易[9]佔哈薩克進出口貿易總值 1 成以上,中國為繼意大利之後的哈薩克第二大貿易伙伴。另一方面[10],雖然中國對哈薩克的外國直接投資(FDI)只佔 5 % 左右,但是中國自 2015 年在該國推出了十數項價值 40 億美元的項目計劃,為該國創造不少就業機會。參考政府數據[11],在中國對哈薩克的投資分布中,化學與石油化學逾 5 成,佔重最強,其次是礦產及其他能源。對哈薩克而言,近年中國加強對歐亞大陸的經濟聯繫,是一個特別的良機。

兩國所遇到的經濟難處,正正是他例合作的理由。中國正面對產能過剩的問題,加上過剩的資本需要在海外不斷尋找投資機會,由此,中國國企業在海外投資基建,把過剩的產能及貨品,沿著「絲綢之路」傾銷海外市場,讓中國企業走出去,正是中國總理習近平在 2013 年提出「一帶一路」計劃的原因。至於哈薩克方面,如前段所說,該國的經濟結構太依賴化石資源,但政府深明難以大大減低對其依賴,只好盡量多元化,以引入更多外資,完善能源產業。

 

所以,哈薩克近年力主改革。2014 年,前總統納扎爾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發表題為《光明大道──通往未來之路》的國情諮文,提出了「以基礎設施建設計劃」為核心的新經濟政策。2015 年,他又提出《百步計劃》改革方針,藉以推動該國在 2050 年前的發展計劃,其一核心就是「落實工業化」。在哈薩克推出復興大計同時,習近平於 2015 年 5 月外訪該國期間,兩國元首首次明確提出「一帶一路」與「光明大道」互相緊接。由此可見,兩國都認為能在彼此的計劃中各取所需。

中哈之間的經濟合作涉獵甚廣,包括交通基建、電訊、電力設施、石油加工、農業、甚至可再生能源[12]都有足跡。2019 年[13],中國北方華錦化學工業股份有限公司在哈薩克作出重大的綠地投資,涉資 6 億美元,為 2019 年度內陸發展中國家中最大的綠地投資項目之一。除了對哈薩克的各行各業重大投資之外,中國也逐步深化與該國的石油與天然氣上游、中游及下游產業鏈。

在「上游」方面,「一帶一路」推行的那一年,中國石油(CNPC)[14]以 50 億美元從哈薩克收購該國最大油田卡沙干油田(Kashagan)8.4% 的權益,首次踏足這領域。過去,中國鮮有參與投資哈薩克的化石資源產業,外資如意大利 ENI 、 美國雪佛龍(Chevron)、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殼牌公司(Shell)等等投資最大油田卡沙干(Kashagan)及田吉茲(Tengiz),全部早於中國企業入主當地。2015 年[15],中國從俄羅斯石油巨企盧克(Lukoil)手中收購了擁有 4 個哈薩克石油生產項目的 Caspian Investment Resources Ltd 的 51% 股權。在「中游」方面,中國至今建造了三條中國中亞天然氣管道,除了把土庫曼及烏茲別克的天然氣輸至中國境內,更與哈薩克國家石油天然氣公司(KazMunaiGas)[16]達成協議,後者向中國年供 100 億立方米的天然氣。在「下游」方面,中哈合資[17]的煉油廠 Petrokazakhstan Oil Products LLP 正式投入運作,中國所提供的煉油技術有效減低污染物及提升產品質素。

對兩國而言,現時的經濟合作能夠各取所需。「一帶一路」與「光明之路」雙劍合壁,有助推動中國與哈薩克的經濟發展。

 

國際金融中心(AIFC)—— 中國外資的新寵

哈薩克實行產業多元化,其中之一就是在中亞草原上大力發展國際金融業務,作為吸引外資的手段。中亞五國中,只有哈薩克、烏茲別克、吉爾吉斯擁有股票交易所,但缺乏和國際接軌。直至 2018 年 7 月[18],哈薩克阿斯塔納國際金融中心(AIFC)正式成立,在區內實行「一國兩制」,推行英語普通法系,招攬海外法律人才成立法庭,處理區內商業及民事訴訟,同時設立仲裁機關協助調解商業糾紛,「絲綢之路上的國際金融中心」應運而生。整個制度設計,旨在強化該國的商業領域與國際主流接軌,從而吸引更多外資。

哈薩克政府此舉動與近年的國策互相契合,前總統納扎爾巴耶夫銳意藉此來支持企業私有化。於 2015 年底,政府頒布了《2016年 – 2020年私有化計劃》,目標把現時國家擁有的經濟資產由 40 % 降至 15 %[19],開啟了哈薩克私有化政策政策。

AIFC 扮演著外資進入中亞的跳板角色,而中國會是目標的外資來源國之一。到目前為止,已經有不少大型的中國銀行進駐了 AIFC,包括中國發展銀行[20]、中國建設銀行[21]、中信銀行子公司阿爾金銀行(Altyn Bank)等等。在成立國際金融中心的同年 11 月,在上海證券交易所、由中國政府資助的絲路基金支持下,阿斯塔納國際交易所(AIX)亦在區內開市。翻看在交易所上市的公司,我們看到有中國公司在該交易所上市的身影。2020 年 3 月[22],中國建設銀行阿斯塔納分行發行的 10 億人民幣離岸人民幣債券[23],正式在阿斯塔納國際交易所掛牌上市。這是中亞地區首個以離岸人民幣計價發行的金融產品,象徵意義巨大。該債劵年利率為 2.95%,籌集資金主要用作支持當地基礎建設項目向「一帶一路」倡議項目。由此可見,哈薩克的國際金融中心與中國的「一帶一路」產生協同效應。

對哈薩克來說,AIFC 的誕生能否令他們的國企吸引外來投資者的眼球,值得關注。而且,AIFC 能否作為鄰近地區而至中國外資的新寵,也應值得考量。無庸置疑,AIFC 有助中國推行「一帶一路」倡議項目、人民幣國際化、為中國企業融資。然而,現時大部分都是哈薩克自身的本地國有企業,加上到 2020 年 7 月[24]為止,只有 57 家上市公司,正在排隊的也不到 10 家。因此,我們對這個中亞國度的鴻圖大計,可抱持審慎觀望的態度,拭目以待。

政治風險穩定,過渡管治班底順利

哈薩克國家領導人的繼承問題一直引起外界關注,直至上年納扎爾巴耶夫的接班人塵埃落定,在此方面的疑慮才消除,因為納扎爾巴耶夫是中亞五國中最後一個退位的國家首任總統。有別於其餘四國的首任總統交接模式,他是國家獨立後,首位在任期內自願退位的第一代領袖,因此外界對哈薩克的政治穩定性甚為樂觀。

2019 年,3 月 19 日[25],納扎爾巴耶夫在發表電視講話中突然宣布辭職,結束了自 1991 年國家獨立的 28 年管治,代總統由上議院議長托卡耶夫(Kassym-Jomart Tokayev)擔任,直至 6 月 選出新總統為止,而納扎爾巴耶夫之長女納扎爾巴耶娃(Dariga Nazarbayeva)則擔任上議院議長,成為第二把交椅。同年 6 月 9 日[26],哈薩克舉行了總統大選,代總統托卡耶夫取得七成票數輕鬆勝出,令讓國家領導人之位順利完成自獨立而來的首次權力交接,使外界對哈薩克政局多持正面態度。

進入耄耋之年的納扎爾巴耶夫,在此時退位的時機最好不過,以便培養新一代接班人。托卡耶夫一直被納扎爾巴耶夫視為心腹。他們同為「祖國之光」黨,而且托卡耶夫為納扎爾巴耶夫工作多年,早在獨立不久後便加入政府內閣,於 1999 年至 2002 年間出任哈薩克第四任總理,後在 2007 年及 2013 年兩度成為上議院議長。另外,托卡耶夫的外交履歷同樣亮眼。蘇聯時期,他在莫斯科唸國際關係,曾被派駐新加坡及中國。哈薩克獨立後,在 1994 年及 2002 年前後擔任了兩次哈薩克外交部長。及後在 2011 年,他被任命為聯合國副秘書長,以及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總幹事。而且,他在學術上也充滿成就,他是日內瓦外交和國際關係學院名譽院長,及俄羅斯聯邦外交部外交學院名譽教授和博士。

托卡耶夫這樣出色的精英,又得前領導人信任,加上他在中國和世界組織的經驗,有利穩定國內政治,推行經濟改革,國家與中國以及世界進一步接軌。

社會民粹及民族情緒不容忽視
縱使哈薩克上層政治愈趨穩定,但不能忽視其民粹及民族情緒帶來潛在的社會動盪與緊張。上年 9 月,哈薩克西部城市扎瑙津(Zhanaozen)大批民眾走上街頭[27],爆發反華的示威衝突,其的導火線源於一段在 WhatsApp 上廣傳的訊息[28],傳出中國[29]將在該國設立 55 家工廠。雖然政府迅速否認該傳言,但反中之聲依然沒消退,示威更擴展到首都努爾蘇丹、阿拉木圖以及奇姆肯特等地,持續多個月。

在是次示威中,可看出哈薩克人對中國的戒心。他們有數項擔憂:第一,害怕與中國外勞競爭及受中國企業剝削;第二,擔心中國在哈薩克的人口擴張;第三,中國在哈薩克的經濟活動讓他們無法得益。示威者除了反對中國在哈薩克設廠之外,更反對引入中國外勞。2015 年,哈薩克政府官方數據指出,中國外勞佔哈薩克整體外勞約 3 成[30],在該國的外勞比例中佔重最多。
回顧上次的大型反華事件,是 2016 年的反土地改革示威[31]。2016 年 3 月,為了增加國家庫房收入,減少財政赤字,哈薩克時任經濟部長宣布修訂《土地法》,容許外國人租用該國農業用地的期間,從 10 年延長至 25 年。結果,全國多處爆發民眾抗議治動,迫使政府不得不撤回改革。群眾主要擔心是我那些在官商集團手中的值錢土地,將被轉讓到中國人手上,從中牟取暴利。但事實上,哈薩克全國只有不足半成的土地被外國單位租賃。然而涉及土地的問題容易令人產生負面的民族觀感,再加上社會民粹,令哈薩克民眾對華產生不好的印象。更重要是,哈薩克政府會根據民間聲音作出讓步,調整政策。因此,若中國企業冀與哈薩克擴大經濟合作,需步步為營,在作出商業決定前應衡量各方利益與評估政治風險,以締造更良好的經貿投資環境。

 

[1]  https://data.worldbank.org/indicator/NY.GDP.MKTP.CD?locations=KZ-UZ-KG

[2] https://data.worldbank.org/indicator/NV.SRV.TOTL.ZS?locations=TJ-1W-KZ-KG-UZ-TM&year_high_desc=false

[3] https://oec.world/en/profile/country/kaz

[4]https://www.trademap.org/Product_SelCountry_TS.aspx?nvpm=1%7c762%7c%7c%7c%7cTOTAL%7c%7c%7c2%7c1%7c1%7c1%7c2%7c1%7c1%7c1%7c1%7c1

[5] https://lpi.worldbank.org/international/aggregated-ranking?sort=asc&order=LPI%20Rank#datatable

[6] https://unctad.org/en/pages/PublicationWebflyer.aspx?publicationid=2460

[7] https://www.doingbusiness.org/en/data/exploreeconomies/kazakhstan

[8]https://www.pfh.de/fileadmin/Content/PDF/forschungspapiere/fp_2012_05_stark_ahrens.pdf

[9] https://wits.worldbank.org/countrysnapshot/en/KAZ

[10] https://astanatimes.com/2019/09/kazakhstan-attracts-330-billion-fdi-since-1991/#:~:text=China%20has%20funded%20and%20implemented,industry%2C%20alternative%20energy%20and%20agribusiness.

[11] https://chinadialogue.net/en/energy/11613-half-china-s-investment-in-kazakhstan-is-in-oil-and-gas-2/

[12]http://www.yourrenewablenews.com/chinese+company+looks+to+invest+in+kazakh+wind+power_141685.html

[13] https://unctad.org/en/PublicationsLibrary/wir2020_en.pdf

[14]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oil-kashagan-china/china-buys-into-giant-kazakh-oilfield-for-5-billion-idUSBRE98606620130907

[15] http://pro.intellinews.com/russia-s-lukoil-sells-kazakh-assets-to-china-s-sinopec-76765/?source=kazakhstan

[16] http://en.people.cn/n3/2018/0116/c90000-9316006.html

[17] http://www.chinadaily.com.cn/business/2017-06/30/content_29951399.htm

[18] https://www.euromoney.com/article/b19wv4yfqypmzd/central-asia-astana-ifc-a-steppe-too-far

[19] https://asia.nikkei.com/Opinion/Kazakhstan-must-do-more-to-convince-foreign-investors2

[20] http://www.xinhuanet.com/english/2019-09/24/c_138418521.htm

[21] https://aifc.kz/press-relizy/china-construction-bank-corporation-receives-licence-at-the-aifc/

[22] https://aifc.kz/press-relizy/the-first-rmb-denominated-bond-in-kazakhstan-listed-on-aix-belt-and-road-market/

[23] https://www-aix-kz.s3.eu-central-1.amazonaws.com/uploads/2020/03/Notice-of-admission-to-the-Official-List_CCBC_.pdf

[24] https://www.aix.kz/listings/listed-companies/

[25] https://www.aljazeera.com/amp/news/2019/03/kazakh-president-nursultan-nazarbaev-announces-resignation-190319132408987.html?__twitter_impression=true&fbclid=IwAR0jQ9NJX2Ew6T3vBLZuo5PiezGpY-Z5PK2lpbeiJVVzBa6xsNydsloz2MM

[26] https://www.bbc.com/news/world-asia-48574540

[27]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kazakhstan-china-protests/dozens-protest-against-chinese-influence-in-kazakhstan-idUSKCN1VP1B0

[28] https://fergana.agency/articles/110530/

[29] https://global.udn.com/search/tagging/1020/%E4%B8%AD%E5%9C%8B

[30] https://en.tengrinews.kz/markets/China-leads-by-number-of-foreign-workers-in-Kazakhstan-258997/

[31] https://thediplomat.com/2016/06/kazakhstans-land-reforms/

© 2019 B&P Glocal International Studies Company Limited

  • Facebook - Grey Circle
  • LinkedIn - Grey Cir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