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PRI IR Logo.png

2018-2019 國情研究報告

(六)沙特阿拉伯

一帶一路之沙特阿拉伯[1]

沙特阿拉伯是西亞大國,也是唯一進入G20的阿拉伯國家,石油和豪富,以及作為遜尼派龍頭的「聖地看護人」身份,一直是它在國際社會有一席位的最大籌碼。雖然沙特有意減低對石油的依賴,但知易行難,在可見將來,石油的角色仍然舉足輕重。2016年,沙特作為中國最大石油來源的地位已被俄羅斯取代,但同年習近平訪問沙特時,還是與沙特簽署多個巨額能源協議,一來中國確有能源需要,二來希望配合沙特的「全方位外交」減低對美國的依賴,三來也是希望在低油價時代穩住當地局勢,所以兩國關係其實比西方想像中親密。

2017年6月,沙特國王宣布廢除王儲納伊夫(Mohammed bin Nayef),由自己的親兒子、副王儲薩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繼位[2],被視為中東近代最重要的宮廷政變。薩勒曼成為王儲前,已一直推動沙特改革,上任後集軍政經大權於一身,動作頻繁,政敵處處,四出陳兵,「反貪腐」沒收的款項更達一千億美元,雖然不無政潮暗湧,但也帶來了沙特立國以來的最大變化和希望。「沙特願景2030」就是他的施政報告[3],旨在發展多元經濟,並逐步現代化,通過減低宗教影響力、改善男女平等、提供就業機會等,希望令國家穩定轉型至「後石油時代」。整個計劃涉及資金極其龐大,令石油以外的沙特商機終於陸續浮現,但沙特也獨力難支,招攬外資就成了出路,這也是中國「一帶一路」進入沙特的佳音。

 

沙特阿拉伯的「一國兩制」與基建

沙特改革的最大動作,莫過於引入「一國兩制」概念。當局計劃在西北部設立名為「Neom」的特區,由於鄰近紅海,又被稱為「紅海計劃」[4]。Neom主打科技與創新,王儲稱之為「新一代的城市」,將完全由潔淨能源推動,支援生物科技、電子商務等業務,從鄰國卡塔爾、阿聯酋等手中搶回中東經濟、金融樞紐的地位。為吸引外資進駐,Neom會另設一套獨立的司法與監管制度,也會有獨立簽證,一切都參考了香港、澳門的「一國兩制」實驗,而在沙特眼中,「中國模式」是完全成功的,也不斷派人來這類取經,我們實在不宜妄自菲薄。因此在Neom的計劃中,沙特亦預留位置予中國,尤其希望中國在金融業方面提供協助,所以兩國銀行的交往正越趨頻繁。

Neom特區以「未來」作主題,與此同時,沙特也在興建其他經濟特區/城市,它們都被刻意規劃成發展某些特定領域,主要包括:

•             Prince Abdulaziz Bin Mousaed Economic City (PABMEC)

•             Knowledge Economic City (KEC)

•             King Abdullah Economic City (KAEC)

•             Jazan Economic City (JEC)

上述四大實驗城市中,PABMEC的涵蓋範疇稍廣[5],首先入場的會是與農業收成、農作物處理等相關業務,並設立農業研究中心,同時也設有院校、商場、娛樂設施等,預計每年吸引七萬旅客。此外,KEC以醫學研究、教育及住宅區為主;KAEC是大學城;JEC則是港口城市。由於一切幾乎都是從無到有,如外資有意在這些地方投資,都有無窮想像空間。

沙特作為阿拉伯半島大國,國內優良港口的潛力也值得留意。沙特東西岸分別為波斯灣與紅海,極具地緣戰略意義、商業價值,目前老牌商業中心吉達(Jeddah Islamic Port, JIP) 是最大貨櫃碼頭,緊隨其後的是在2014年啟用、首個並非由沙特港口管理局管理和營運的阿卜杜拉國王碼頭 (King Abdullah Port, KAP);這兩個位於西岸的港口,合共佔了全國港口收入的七成。由於它們仍未飽和,即使中國提供資金升級其設備、提高其吞吐量,恐怕也難以切入。因此,沙特港口的機遇更多來自東岸,現時東岸的最主要港口是King Abdulaziz Port,雖然最近新增了二號碼頭,有望提升吞吐量至四百萬個貨櫃,但相比西岸的兩大港,依然望塵莫及,卻可能更歡迎中國投資。這除了是沙特平衡國內東西部勢力(沙特統一前境內有不少大大小小酋長國),也是通過中國平衡對西方的依賴。

 

既然沙特要大興土木,「一帶一路」又以基建為主打,雙方理應一拍即合。在最早一批進入沙特的中資當中,鐵路業首先取得一定成果:有中資企業早在2009年,就得到沙特發展輕軌鐵路的標書,官方目標是為前往麥加朝聖的人流,興建更方便快捷的運輸系統,這在2015年已正式啟用[6]。這項目是中國首個採用總承包模式的鐵路項目,由設計、採購、施工到維護,都由同一中國企業包辦。今年沙特正式將該輕軌鐵路營運權交予中資,在「一帶一路」模式開始備受質疑、馬來西亞馬哈迪乾脆取消項目的時代,格外有象徵意義。

水電是另一中資企業已搶佔沙特先機的範疇。雖然沙特的電力覆蓋率已極高,但仍有約二十萬人口未能使用電力,加上電力消耗按年增加,以及各種大興土木的工程,沙特絕對有需要增加電力供應。中資企業已與沙特簽訂合作協議,合作開拓電力供應之餘,也商討合作推動海水化淡。位處沙漠區的沙特自然要解決水問題,目前飲用水供應源頭有二:海水化淡與地下水,由於地下水含有的物質容易令人患上結石,加重醫療系統的負擔,海水化淡就被寄予厚望。只要中資以沙特海水化淡為典範,推廣到其他「一帶一路」國家,也是相得益彰。

沙特紅海:中產、旅遊業與服務業

隨著「沙特願景2030」項目逐步落實,加上外資的配合與協助,沙特中產階層的壯大,理應指日可待。當局剛解除禁止女性駕車的規訂,也被聯合國女權委員會選為成員,反映沙特的女性勞動力正出現質和量的改變。然而長遠而言,沙特要保持本國人才競爭力,始終要從教育著手。其中一個正採取的措施,是增加資助學生往外地留學,但又擔心尖子見過世面後發現本國的落後而不願回國,因此吸引外資前往當地辦學,似乎是更保險的選擇。雖然沙特政府開宗明義會對教育產業審查,但主要是針對意識形態,而不涉及技術層面,外國教育機構投資語言學校、專業技術訓練院校,政府都無任歡迎。

教育之外,醫療也蘊藏商機處處。沙特從前多與歐美合作醫療項目,但鑒於近日沙特與加拿大的外交風波,兩國醫療已受影響,沙特正將在加拿大接受護理的病人轉移到其他國家,假如中國醫療產業要進入中東,此乃其時。另外,沙特相當依賴醫療器材如手套、繃帶等的進口,假如有外資在沙特設廠製造醫療產品,當局定必樂見。不過如有意在當地經營醫療機構,必須與當地企業合資,除非營運醫院,外資才可獨資經營,至於在特區規例如何,目前尚未可知。

隨著改革開放、中產壯大,旅遊業也是沙特經濟轉型的另一重點,旗艦項目是正在興建、名為Qiddiya的娛樂城[7]。Qiddiya將包含六個主題公園,預計2022年開幕後,每年將吸引一百五十萬旅客,但其實不用這些景點,單是沙特願意開放本國歷史悠久的遺跡,例如和「新七大奇蹟」之一的約旦Petra同期建築的同風格遺跡Mada’in Saleh,對遊客已經充滿吸引力。作為配套,沙特亦對航空業大舉投資,最近就表示有意向波音公司購買777X客機,而沙特的阿提哈德航空更已榮膺「中東三寶」之一。當沙特航空對民航機師的需求增加,對中國來說也是好消息:多年來,澳洲等國壟斷了民航機師訓練,但如今中國亦已追上,正好順勢而行。

旅遊業的發展,可能還帶動沙特咖啡店的黃金時代。由於伊斯蘭教禁酒,沙特的咖啡店就取代了酒吧,作為一般百姓的聚腳地。現時沙特有兩類咖啡店,一種是提供上網服務和飲品的「網吧」,另一種是連鎖店,前者主要客源是普羅大眾,後者的常客則是中產階層、商界精英。觀乎近年歐美日韓等地的咖啡業發展,相信沙特未來很可能衍生第三種咖啡店:精品咖啡。這些發展,與逐步步入小康的中國可謂同步出現,兩國的消費文化,亦可以有更多互動。

 

沙特阿拉伯未來的暗湧

數字上,沙特的機遇大概無人質疑,但令投資者卻步的原因也有不少。企業面對的,首先是法律問題。除了上述特區外,沙特既非採取英美等國的普通法法制,也不是採取德法等的大陸法法制,而是行伊斯蘭教法,審判工作也由伊斯蘭法庭負責,即使在中東各國當中,也是屬於最保守、封閉而官僚的國度。外資要適應當地法律、程序,在特區以外,需要大量耐性,而且涉及外國人的案件每每上升到文化衝突、外交層面,也影響了不少人進入沙特的意欲。

雖然沙特新王儲聲稱「改革開放」,但保守派力量依然強大,有「國教」地位的瓦哈比教士時刻反撲,政府也不可能完全透明,否則王室種種醜聞暴露,說不定會影響立國根本。結果,沙特的人權狀況、自由程度始終和西方難以相提並論,當地對人權的打壓不時見於通訊,以致現時的主流通訊軟件如Whatsapp、Facebook等都被禁止使用,這除了令外來者不習慣,也多少影響商業信息往來,更令IT、創投基金進入沙特的意欲大減,這是沙特難以迴避的結構性問題。

沙特雖然以豪富著稱,但其實貧富懸殊嚴重,單是王室成員就有數萬人,其他富豪不計其數,生活窮奢極侈,和官方信仰提倡的完全相反,然而窮人也有不少,只是鮮為人知,當局也刻意進行區隔,以免外人容易接觸到沙特的另一面。對「先富起來」的特權階層而言,對工作實在毫無積極性,但對貧苦勞工而言,卻也不一定擁有外資需要的技術去脫貧,加上外勞薪金更便宜,社會矛盾處處,這也是沙特成為激進主義溫床的原因之一。外資進入沙特,要適應這樣的國情,又要周旋於保守派與改革派、激進份子和自由份子之間,還要擔憂恐怖襲擊,恐怕會十分吃力。

 

[1] 鳴謝研究助理 Kelvin Chu。

[2] 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40358248

[3] https://vision2030.gov.sa/en/node

[4] https://www.neom.com/

[5] https://www.scb.com/project/prince-abdulaziz-bin-mousad-economic-city-master-plan/

[6] 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18-07/27/c_1123188263.htm

[7] https://www.qiddiya.com/en/node/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