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2019 國情研究報告

(四)阿曼

一帶一路之阿曼[1]

一帶一路從東到西,中東各國是必經之路,問題是不少沿途國家都政局不穩,周邊卻有不少被忽略的安全綠洲。筆者年前造訪的波斯灣國家阿曼蘇丹國,就是箇中典範。阿曼和卡塔爾、阿聯酋等國政體相近,但面積大得多,一度更是印度洋航海帝國,佔有東非桑給巴爾島等交通樞紐,歷史上的管治經驗豐富,貧富懸殊暫時也沒那麼嚴重。現任蘇丹卡布斯在1970年推翻父親繼位後,逐步開放國家,而又保能住王室政權,不但在區內兩大國沙特、伊朗之間建立調停者角色,也和英美等西方國家保持緊密關係,頗有大國思維,近年中國也成了阿曼的拉攏對象之一。如此高明的外交手腕,理應是外資的理想投資地。

談起中東產油國,廣為人注視的是沙特、伊朗,乃至小國科威特、卡塔爾,阿曼的天然資源蘊藏量雖然不能小覤,但並不如前者富有。目前阿曼的石油天然氣出口,佔政府收入逾七成,然而一如其他能源經濟體,過度依賴單一經濟,已造成負面影響:由於國際原油價格不斷下跌,阿曼的收入自然受到影響,更成了第一個在國際市場發放價值六百五十萬美元債券的發展中國家。阿曼天然氣還頗有潛力,藏量居全球28位[2],但油田已過度開發,阿曼因此急於改變,遇上中國推出「一帶一路」,雙方一拍即合。

中國的機遇:由杜庫姆經濟特區開始

阿曼分散收入來源的旗艦項目,首先是位於首都以南的「杜庫姆經濟特區」(Duqm Special Economic Zone Authority),這也是現時中國資金在阿曼投資金額最高的項目,涉及千億美元工程。雖然阿曼的首選合作夥伴是伊朗,但伊朗沒有這麼大的財力,沙特則有意無意間不希望製造和自身的競爭,中國最終半爆冷地把項目拿下。在阿曼看來,首要目標是希望透過特區帶動就業,因為不同工種、特別是重工業,都能受惠於杜庫姆:中資主力發展甲醇工廠、汽車組裝等行業,而杜庫姆本來已有的基建,如煉油廠、乾船塢、港口等,也會藉此機會升級和現代化。由於阿曼特區和本國既得利益之間的張力有限,風險相對於沙特特區等大實驗,要來得較輕微。

關於中國在阿曼的佈局,財經雜誌《福布斯》對杜庫姆的地緣政治優勢特別重視:當地地理上一方面接近海上航線,另一方面與時有衝突的霍爾木茲海峽相隔一段距離,阿曼希望將杜庫姆打造成為中東貿易樞紐、生產中心,這對中國在區內的戰略需求,完全一致[3]。不過單是商業考慮,即使不談杜庫姆本身的潛能,也是充滿機遇,因為投資杜庫姆只是阿曼經濟發展大藍圖的一部分,不會是最後一個類似項目,而只是開端。由於阿曼領土大多是沙漠,而現時已將近九成可用良地城市化,人口過度集中的隱憂正逐步浮現,未來阿曼可能需要建設沙漠城市。只要中資在杜庫姆的經驗成功,就是開啟了一道潛力豐富的大門。

阿曼政府的另一計劃是發展物流業,目前有不少交通基建準備落實,計劃中的機場、港口、鐵路等,合共預計需要千億美金。阿曼本來將資金都投放在港口與機場,但後來阿曼所屬、沙特主導的區域組織海灣合作委員會(GCC)決定以陸路(特別是鐵路網)加強連接,阿曼也只好將資金調至鐵路建設、公路升級,以維繫整個區域樞紐[4]。這大概也是阿曼沒有參與沙特制裁卡塔爾的同時,作出的一些讓步。被抽調的資金,正好提供了機會予外資填補,也讓中國更能發揮基建大國的優勢。在GCC鐵路網的建設過程中,中國也大有角色,因為阿曼在GCC鐵路網的參與,主要是Dank – Sohar Port和Thumrait – Shuwaimiya – Duqm兩個連接礦場到港口的鐵路段,技術要求比一般民用鐵路更高,這方面中國的經驗,不作他人想。

 

阿曼的國內人文優勢

在能源、基建以外,阿曼亦嘗試透過其他產業分散風險,例如旅遊業。由於阿曼政局穩定,宗教氣氛相對溫和,引導了本來打算到沙特、也門等鄰國的遊客,令其旅遊業充滿發展空間。2012年,阿曼首都馬斯喀特被阿拉伯旅遊業部長聯席會議評為「阿拉伯旅遊業首都」,自此國際遊客越來越多,政府為大股東的阿曼航空公司近年積極拓展國際市場,設立來往倫敦、吉隆坡、雅加達等航線,又在2016年開通到中國的直航航班,接通從馬斯喀特到廣州[5]。此等發展,開始帶動酒店、地產等需求,加上阿曼現時有五個遺跡在UNESCO清單,包括巴赫萊要塞、新上榜的卡爾哈特古城等,未來有可能私有化自然景點、乃至人文古跡的管理和營運,這又是商機所在[6]

即使不談遊客消費,阿曼人本身的消費力亦不低,不少商品大有可為,例如香水。阿曼出產的香水在市場上有一定名聲,包括有國際知名的高檔品牌源自阿曼,不過其實中低檔的香水市場,可能更適合阿曼為目標。阿拉伯人視香水為日常生活用品之一,市場龐大,而且因為宗教原因,香水不能含有酒精,多以花香為主,令阿曼有了可發揮的空間。

在海灣國家當中,阿曼的教育水平相當不俗,國民享有十年的免費必修教育,識字率超過九成,英語也頗流通。今年阿曼積極令教育科技化,教育部並更與微軟在2017年簽訂協議,共同推動教育改革,希望培養普及的科技人才[7]。阿曼亦同步大力吸引外資投資研發科技,例如數月前,當局宣佈將設立基建投資基金,吸引外資投資醫學、公共衛生、區塊鏈等技術。當中的醫療技術,很可能首先應用在阿曼國際醫療城:一個包括多功能專業移植中心、高科技診斷中心、醫療休閒度假中心、高級住宿旅館、醫護學校等的園區[8]。中國不妨考慮與醫療休閒度假中心合作,引入針灸、藥膳、食療等傳統醫術,這完全符合阿曼此刻的定位。

在中國、印度等國開始盛行的電動車,也可能以阿曼為中東突破口。近年阿曼的傳統汽車市場連續數年萎縮,不過租車公司的數量卻持續增長,似乎市場都在觀望電動車的介入。發展電動車是阿曼發展新能源的措施之一,不少有利電動車的政策配套,很可能會隨之而來。2018年初,Global EVRT舉辦了一個跨越阿曼和阿聯酋的巡迴推廣團,旨在提高阿拉伯公眾對電動車的認識,也陸續增設充電站,似乎一切就緒[9]

隱藏的危機與隱憂

然而阿曼的隱憂,也有不少。由於阿曼境內以沙漠為主,大大限制了農業發展,每年只能生產農業品約150萬噸,農業品如蔬菜、水果等極度依賴進口,一旦要尋找替代進口國,就涉及國際關係層面的博弈。現時阿曼的主要農產品來源地是歐盟、澳洲等,然而澳洲農作物收成近年大受氣候變化影響,替代國家的出現,已提上日程,這不啻是中國的機遇。加上鄰國也門被認為是世上第一個完全缺水的國家,阿曼亦多有警惕,引入水資源管理,例如及早規劃海水化淡,乃刻不容緩。

此外,阿曼的外勞政策,比卡塔爾、阿聯酋等海灣國家嚴謹,一直執行所謂「阿曼化」(Omanization)政策[10],規定企業聘用員工時,必須有一定比率為本國人,以免像杜拜那樣完全依靠各種外勞。阿曼希望在2020年前,降低全國外勞比率至15%,長期目標則希望國營企業的本地員工佔95%、民營企業的本地員工佔75%。對外資而言,這政策雖可避免「當地人未能受惠於外來投資」一類口實,但成本較高,和本地員工的交易成本亦難預計,這是不少企業到阿曼前都會三思的。而且阿曼畢竟是伊斯蘭國家,對部份行業有自己一套法規,例如金融業雖然是特許行業,但限制不少,以致外國銀行舉步為艱,國營銀行始終佔有主導優勢。

在中資角度來看,投資阿曼最難拿捏的風險評估,還是源自其外交政策。為了貫徹其中立、不結盟的外交政策,阿曼在吸引外資時,也刻意有不少平衡的元素。除了在沙特和伊朗之間、西方和東方之間平衡,在東方地緣範圍內,也會搞平衡,例如以越南牽制中資。越阿兩國現時的貿易,主要見於農業品如茶葉、糧食如大米胡椒等,兩國都有意加強經貿關係,越南的房地產、造船、能源等企業正蠢蠢欲動,準備進駐阿曼。至於阿曼的平衡外交會否遇到障礙,也是未知之數,畢竟卡塔爾也希望搞平衡,但就是因為和伊朗過份緊密,招來沙特、阿聯酋、巴林的集體杯葛。前車可鑑,阿曼會否成為野心勃勃的沙特新王儲下一個開刀對象,亦不是全無可能。加上旁邊的也門正身陷慘烈內戰,淪為大國代理人戰爭的戰場,阿曼即使未受鄰國戰火波及,也面對潛在的難民危機。其實阿曼在冷戰中期也打過內戰,敗退一方的後台老闆還是沙特,可見「外國勢力」干預阿曼發展,絕非不可能。

 

最後,阿曼目前國內情況的確以穩定著稱,年前中東、北非各國爆發「阿拉伯之春」風潮,不少「萬年領袖」都被推翻下台,但阿曼蘇丹雖然在位數十年,民眾卻普遍支持,令阿曼居於阿拉伯所謂「擲鞋指數」(政權風險指數)之榜末。然而,究竟這樣的穩定是結構性的,還是人為性的,卻殊難定論。一般相信,目前老蘇丹民望甚高,是阿曼得以保持穩定的最大公因數,筆者在阿曼期間,就不時聽到關於這位蘇丹的親民故事。然而阿曼其實也是一個絕對君主國,法治、人權、民主等發展水平都並不高,很多問題只是被掩蓋了,一旦經濟出現危機,或發生像卡塔爾制裁那種外部壓力,特別是現任蘇丹一旦駕崩,屆時情況如何,就不好想像了。

 

[1] 鳴謝研究助理 Kelvin Chu。

[2] https://www.cia.gov/library/publications/the-world-factbook/geos/mu.html

[3] https://www.forbes.com/sites/wadeshepard/2017/09/08/why-china-is-building-a-new-city-out-in-the-desert-of-oman/#2e7e20ae6b2f

[4] https://oxfordbusinessgroup.com/news/oman%E2%80%99s-rail-project-track

[5] https://www.businessdestinations.com/move/oman-air-undergoes-ambitious-fleet-and-network-expansion-programme/

[6] https://whc.unesco.org/en/statesparties/om

[7] https://timesofoman.com/article/107862

[8] https://oxfordbusinessgroup.com/overview/opening-foreign-expertise-and-investment-flow-government-works-expand-coverage

[9] https://timesofoman.com/article/126543

[10] https://www.mei.edu/publications/omanization-policy-and-international-migration-oman

© 2019 B&P Glocal International Studies Company Limited

  • Facebook - Grey Circle
  • LinkedIn - Grey Cir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