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2019 國情研究報告

(五)伊朗

一帶一路之伊朗[1]

今天西亞可謂處於「小冷戰」時代,一方是上期介紹過的遜尼派龍頭沙特阿拉伯,另一方是什葉派龍頭伊朗,此外土耳其、以色列等列強的合縱連橫,都複雜無比,令區域形勢充滿變數。其實伊朗曾是最西化、最開明的西亞國家之一,和美國關係一度密切,但其後的伊斯蘭革命、美國人質危機、兩伊戰爭等改變了一切,令德黑蘭長期受西方制裁,經濟增長大幅放緩。2016年,各國終於和伊朗簽訂核協議[2],制裁解禁,外資磨拳擦掌進入這片藍海之際,卻傳來特朗普單方面退出協議、重啓制裁,伊朗的新黃金歲月頓成泡影。美國對伊態度反覆,對中國來說,卻可能是霸佔這個「一帶一路」重點國家市場的莫大機遇,不過伊朗這個區域大國本身要面對的問題,實在不少。

第一、第二產業:傳統能源、工業與農業

伊朗最受核協議進程影響的行業中,一切從衣食住行開始,汽車業可謂首當其衝。汽車生產是伊朗的第二大產業,每年生產近100萬輛汽車,本來達成核協議後,歐美各大車廠可以名正言順進入伊朗,現在卻便宜了中國車廠。一方面,奇瑞、吉利等中國車廠受西方制裁伊朗的影響,遠不如歐美車廠大,另一方面,中國車廠亦可以將電動車引入當地,以搶佔更大市場。由於伊朗燃油供應充裕、汽油價格很低,大部分人都以汽車代步,進而排放大量污染物,特別是在首都德黑蘭,空氣污染已頻臨失控,最終政府不得不直接引用憲法第50條和第110條,呼籲採取行動。當中國向伊朗出口本國電動車,相信會得到政策支持;要是與伊朗合作生產電動車,然後直接推出當地市場,也乎合成本效益。

美國制裁歸制裁,但目前歐盟似乎無意跟隨,以德國為首的歐洲國家,仍然有意與伊朗加強能源合作,以分散過度從俄羅斯進口能源。由於伊朗憲法禁止以轉讓或直接參股方式,給予外國公司石油開採權,故外資投資相關行業,都是通過提供資金予本地企業,進行合作開發,並要在工程完結後,將營運權交回伊朗國家石油公司。但面對美國步步進逼,伊朗近年對歐盟的能源外交積極配合,已開始逐步民營化能源行業,以吸引歐洲資金。歐洲和伊朗加強能源合作,相信不會動搖中國與伊朗的能源關係:一方面,中伊關係有良好根基,例如北阿扎德甘油田年產四百萬噸中,就有三百萬噸是出口到中國;另一方面,歐洲能源企業進駐伊朗後,中資也可以從中與歐洲能源企業接觸,合作空間同樣存在。

由於伊朗大力推動通訊科技發展與現代化,智能電話、平板電腦等科技產品,亦大有增長潛力。截至2016年,當地仍然只有一半人口是互聯網用戶[3],可見發展空間極大。雖然南韓品牌已成功紮根,但中國仍可從其他方面入手,例如出口維修零件,或提供資金,興建訊號發射塔等通訊設施。去年德黑蘭舉辦的第18屆資訊科技博覽會[4],有15個國家、近百間外資派代表參與,反映這依然是一片尚待開拓的IT藍海。

與此同時,伊朗亦對農業改革有需求,不但希望小麥等主要糧食能做到自給自足,連蕃茄醬、果醬等,都希望不再依賴進口。理論上,伊朗境內有三分一土地可以用作耕種,但因為受水土流失等各種環境問題限制,其實全國只剩下約一成可耕作良地。伊朗現策略是投資在現代化設備、灌溉系統,以提高農作物產量,但近年經濟不景,農業改革所需資金龐大,如在胡齊斯坦省(Khuzestan)一個面積五十萬公頃的灌溉農地,就需要資金約六億美元,要是沒有外資參與,一切都是紙上談兵。

第三產業:服務業、旅遊業、教育業與金融業

伊朗人一般樂意消費,例如在2012年,就花費了近二百億美元在旅遊、七百五十億美元在食物、二百億美元在衣物[5],只要中產階層繼續壯大,將帶來無限商機。然而伊朗人才外流乃一大問題,自從前總統艾哈邁迪內賈迪推行「教育商品化」,高等教育學院有增無減,學位買賣等行為屢見不鮮,學歷質素成疑。結果,精英大多以離開國家為目標,每年有多達十五萬精英外流。幸而伊朗近年與多方合作強化教育產業,上述弊端正逐步改善,例如伊朗高等教育學院自去年起,可與其他歐盟國家學院的師生交流;名為EU Horizon 2020 Work Program (2018-2020) 的計劃[6],亦會加強和歐盟在科學、科技等範疇的合作,有望填補高端消費群組的空檔。加上越來越多女性議員進入議會,女性地位日益提高、更受保障,高檔次女性商品的商機,也伴隨而來。

伊朗旅遊業亦令政府寄予厚望。官方數字顯示,2017年首三個月到訪伊朗的旅客高達六百萬,已到前一年全年旅客量的一半、更是2009年全年數字的三倍[7]。不過伊朗旅遊業的效益並未最大化,因為當局欠缺資金營運、保育,假如外資願意協助復修、加強保育、建設營運配套,當局都無任歡迎。伊朗亦開始以醫療觀光招徠旅客,目前已有六十多間醫院參與其中,客人主要以中亞國家、伊拉克、阿富汗等國家為主,對醫療器材、藥物等的穩定供應需求甚殷。發展旅遊業,也會帶動食品相關行業,由於伊朗天氣炎熱,需要具備冷凍技術的儲存庫,現時在東亞塞拜疆省已有64座相關設備,這也是伊朗能進一步發展的方向。

要推動上述一切,航空業是必要一環。現時伊朗雖然有多個主要機場,但難以應付一旦大增的旅客量,目前正密鑼緊鼓進行升級、現代化,其中包括以處理國際航班為主的德黑蘭伊瑪目霍梅尼國際機場、伊斯法罕機場等,政府亦計劃在阿瓦士、布什爾等興建新機場。伊朗民航組織負責人明言,每年將向兩大飛機製造商購入八十至九十架飛機,以更新公司機隊。隨著機隊大規模擴充編製,維修技術亦要與時並進,中國有公司專營飛機維修服務,要進駐伊朗市場,相信阻力不大。

伊朗亦有意改革金融市場,雖然已有超過三百間公司在德黑蘭交易所上市[8],但相關法規距離完善仍有一定距離,當局因此有意設立評級機構,以改善資訊透明度,吸引外資。加上多年來的國際制裁,使國際大型銀行近乎絕跡,本地銀行林立,銀行業自成一國,海外銀行提款卡、信用卡都不通行,不利外國人進行經濟活動。要真正發揮伊朗的潛能,有需要令其金融銀行業的軟硬條件升級。結果,類似「一國兩制」的發展模式,已通過工業自貿區、經濟特區這兩種形式,陸續出現。目前伊朗有七個工業自貿區,大多地理位置優越,在那裏,外國投資者可享有收入和資產免稅達二十年、免入境簽證、外幣轉移不受限制等多種優惠[9]。至於經濟特區,則以特定行業為主要發展對象,範疇包括能源、電子產品、紡織等。中資已搶佔先機,在南部的賈斯克港(Jask Port)與伊朗聯合興建工業城,主打石化、鋁材生產等重工業。

 

西亞大國的潛在風險

不過機遇背後,伊朗國亦有不少地方值得外資注意。在國內,毒癮、失業等社會問題,已開始令民眾對昔日主打清廉、改革的政府產生不滿,示威的矛頭亦開始從一般官僚,轉向最高精神領袖哈梅內伊,指其政體貪污腐敗。長此下去,加上「外國勢力」虎視眈眈,「顏色革命」陰影處處,會否對其政治結構造成影響,亦未可知。近年伊朗的群眾示威規模越來越大,雖然導火線大都是民生議題,但「阿拉伯之春」正是這樣失控,加上伊朗一直是美國要「和平演變」的頭號目標,這種不安全感的陰霾,始終籠罩在投資者頭上。

伊朗目前的國際處境,也是投資者最根本的困難,除了因為西方制裁、國際銀行業對投資伊朗設有種種限制,單是融資就是一大難題,結果政府不得不借重和大國的博弈,來策略性發展經濟。以加密貨幣為例,本來伊朗對此不屑一顧,然而在特朗普聲言會退出核協議後,態度就一百八十度大變,Forbes就有文章指出[10],決定的背後,原來是俄羅斯在大力促成。當伊朗越來越依靠俄羅斯為靠山,進一步涉入美俄之間的角力,恐更難避免,伊俄兩國在敘利亞內戰的合作,則是一例。這樣一來,又難免給予西方更多口實制裁。

結果,伊朗不得不在不同大國之間搞平衡,多年來與中國保持緊密關係,就是其中思維產品。但隨著中國積極推進「一帶一路」,德黑蘭又開始對過度依賴中國感到憂慮,逐步與印度建立更緊密關係,印度對此亦積極回應。2016年,印度宣佈計劃投資恰赫巴哈爾(Chabahar)港,興建兩個碼頭與五個泊位,連同相關基建,預計耗資5億美元[11],這也是「印太」時代印度和中國的正面交鋒。

此外,區內的大國沙特、以色列分別和伊朗交惡,經常威脅交戰,也確實存在相互間的代理人戰爭。鑒於以色列在創科的優勢,不少創科企業都對進入伊朗心存顧忌,要是在以色列有業務,會否成為進入伊朗的絆腳石,又是未知之數;當沙特王儲強勢搞改革開放、建立區域霸權,並以卡塔爾這樣的「親伊朗」小國開刀,也令不少伊斯蘭企業對進入伊朗心存忌憚。幸好區內另一大國土耳其近年和伊朗關係改善,與俄羅斯、中國共同結盟抗衡西方的傳言,甚囂塵上。然而伊朗要出現國際經貿關係正常化,依然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外資要理順伊朗錯綜複雜的對外關係,更是極難。要是千辛萬苦進入伊朗,卻碰到不知哪個國際關係地雷,就得不償失了。

 

[1] 鳴謝研究助理 Kelvin Chu。

[2]https://obamawhitehouse.archives.gov/the-press-office/2016/01/16/executive-order-revocation-of-executive-orders-with-respect-to-Iran

[3] https://freedomhouse.org/report/freedom-net/2016/iran

[4] http://www.irantelecomfair.com/en/

[5] https://www.amar.org.ir/Portals/1/yearbook/1390/19.pdf

[6] https://ec.europa.eu/research/participants/data/ref/h2020/wp/2018-2020/main/h2020-wp1820-intro_en.pdf

[7] https://money.cnn.com/2017/09/05/news/economy/iran-tourism-boom/index.html

[8] http://tse.ir/en/

[9] http://economists-pick-research.hktdc.com/business-news/article/%E7%A0%94%E7%A9%B6%E6%96%87%E7%AB%A0/%E4%BC%8A%E6%9C%97%E8%A7%A3%E7%B8%9B-%E7%B6%93%E6%BF%9F%E7%89%B9%E5%8D%80%E5%92%8C%E8%87%AA%E7%94%B1%E8%B2%BF%E6%98%93%E5%B7%A5%E6%A5%AD%E5%8D%80%E7%9A%84%E6%A9%9F%E9%81%87/rp/tc/1/1X000000/1X0A8CT7.htm

[10] https://www.forbes.com/sites/yayafanusie/2018/08/15/blockchain-authoritarianism-the-regime-in-iran-goes-crypto/#570af2af3dc6

[11] http://iranpress.com/iran-i132842

© 2019 B&P Glocal International Studies Company Limited

  • Facebook - Grey Circle
  • LinkedIn - Grey Cir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