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PRI IR Logo.png

2018-2019 國情研究報告

(二)汶萊

一帶一路之汶萊[1]

東南亞小國汶萊雖然低調,卻是世上其中一個石油資源最豐富的小國,與東馬來西亞的沙巴、砂磱越兩邦接壤,曾是區域大國,然後被英國逐步蠶食,領土大減,但總算以英國保護國身份保留了道統傳承,到1984年才完全獨立,至今奉行絕對君主制,蘇丹握有極大權力,是東南亞最後的專制國家。汶萊靠石油致富,人口不多,政府大派福利、換取人民慎言的統治手法,使汶萊的政治環境比不少鄰近國家穩定,一度也被看作亂世綠洲。然而近年全球化時代,汶萊也面臨經濟轉型、民主改革的壓力,加上蘇丹的宗教政策越趨保守,既為中國「一帶一路」提供了切入點,但也埋下了隱憂。

汶萊近六成GDP都是來自能源相關產業[2],這更是政府93%的收入來源,就像經濟轉型前的海灣國家卡塔爾、阿聯酋等國一樣。近年國際油價下跌,難免為汶萊經濟帶來嚴峻打擊,加上汶萊的天然資源蘊藏量已逐步見底,預計將於20年內耗盡,而其他產業嚴重滯後,又缺乏明確外援,經濟多元化的壓力逼在眉睫。早於十年前的2008年,汶萊政府發表了展望未來願景的《Wawasan Brunei Darussalam 2035》報告[3],希望透過發展資訊科技、金融、旅遊等產業,逐步減低對能源的依賴。然而事與願違,《Wawasan》並沒有取得任何預期成效,汶萊經濟始終離不開能源:在2014年的能源白皮書,當地政府進一步增加能源相關行業的人手估算,預計2035年將增至五萬,當中更預留了一萬職位予外國人[4],反映「經濟轉型」之言,只是紙上談兵。

經濟產業多元化,有甚麼憑藉?

汶萊地理位置優越,避開了馬六甲海峽,加上境內有15%人口為華人,只要一天有資源,也是中國「一帶一路」目標之一。但這個國家畢竟太小,對中國的價值更多是區域支點,而不單是能源藏量,當汶萊面對經濟多元化、油價下跌的雙重挑戰,又要竭力維繫既有生活水平,近年經濟發展的傾向,已逐漸有點向中國傾斜。

現時汶萊最大的單一外國投資項目,就是由中國出資:根據兩國協議,汶萊的Muara Besar島將會進行多項包括煉油廠在內的建設,而來自中國杭州的恆逸集團,負責出資價值約三百四十億美元的設備,而且會在該島2019年正式投入生產後,負責部分日常營運[5]。另外,貫徹「一帶一路」的戰略思維,汶萊的戰略港口,也成了中國的投資目標之一。例如中國與汶萊合資成立的「摩拉港有限公司」[6],就接管了當地唯一一個深水港,目標是將汶萊打造成所謂「東盟及東盟東部航運中心」。經升級和重組後,該港口的貨櫃吞吐量已上升了25%,而且仍有增長潛力,因為附近就是自貿區Muara Export Zone,內裏15年免企業稅的優惠,預計將會吸引好些外資進駐。要是這個港口連同自貿區的勢頭發展良好,也許會成為汶萊經濟轉型的孵化機,對鄰近經濟未算發達的東馬,可能也是一個挑戰。

 

旅遊業也是汶萊經濟多元化的目標工具,政府希望利用生活質素較高的優勢,以生態、醫療旅遊作招徠,希望到了2020年,在來自馬來西亞、印尼的陸路旅客以外,飛抵汶萊的旅客量,也會達到每年45萬,貢獻3%的GDP。表面上,汶萊有不少措施相當不利旅遊業發展,例如蘇丹在國內已實施伊斯蘭法,嚴厲禁酒,甚至要求非穆斯林亦要遵守,但實際上,如一些旅行網誌指出,(華人經營的)豬肉店、提供酒類飲品的娛樂場所等,其實仍普遍有酒跡可尋,對此曾到當地訪問的筆者的親身經歷,自然能絕對證明。而且伊斯蘭法全面落實的日期一拖再拖,執行也不見嚴厲,可見汶萊並不如外界想像中般保守和封閉,實施伊斯蘭法的形式,暫時也沒有與發展旅遊業的目的相違背。問題是,這種平衡能否在大量外人湧入後,維持水清則無魚的學問,就頗有疑問。

東盟各國中,汶萊是柬埔寨、寮國以外,另外一個仍未將人工智能等技術,應用到高端科技和電訊領域的國家。但其實汶萊生活水平高,軟硬件的配套自然並不差,特別是遠比大部分發展中國家好,雖然固網電話使用率一般(每100人中只有17人),但流動電話的使用率極高(平均每人擁有1.2部手機)[7],國內近八成的頻寬仍可容納增長。目前汶萊以免受自然災害作賣點,標榜儲存在當地的數據絕對安全,希望吸引更多國際企業在汶萊設立數據中心,但由於當地網絡並非絕對自由,這條路並不容易。

就算汶萊真的有朝一日能成為網絡中心,也不見得能令週邊產業受惠,例如要汶萊金融業躋身國際水平,就困難重重。汶萊近年有壯大中小企、建立離岸金融中心等目標,但經濟基本上由政府壟斷,成功商人都和政府關係千絲萬縷,屬於典型的「裙帶資本主義」國度,像藝人吳尊一類名人自然商機處處,但此等機遇外人根本難以染指,一般國民也不容易有上流空間。根據世界銀行的報告,汶萊「做生意的容易度」絕不能和新加坡等地相提並論,近年雖然已經由第72名躍升至第56位[8],但依然不屬投資者首選。花旗、匯豐等大型國際銀行近年相繼撤資,大大打擊了投資者信心,即使中銀順勢填補真空,於2016年在當地開設第一間分行,亦難完全抵銷前者的效應。加上鄰國印尼、馬來西亞等在發展伊斯蘭金融方面比汶萊早起步、早成熟,新加坡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更是十分穩固,標榜是新加坡姐妹國、國策以1:1兌換新加坡元的汶萊要後發先至,卻是談何容易。

不過汶萊目前畢竟享有生活水平偏高的區域優勢,雖然各方面都遠不如新加坡,卻也有自己的潛在無形資產:在以色列世界的品牌效應。在眾多伊斯蘭國家中,汶萊對嚴格遵守伊斯蘭教法限制來製造產品、和對產品質素監管這兩方面,都名列前茅,這可說是蘇丹近年嚴格推廣伊斯蘭教法的意外收穫。以食品製造業為例,汶萊政府容許相關機構人員隨時抽查國內所有食品製造及出口商,確立了「負責任清真食品製造」的地位;又如入口到汶萊的化妝品,要同時符合東盟規則、和國內有宗教特色的衛生部指引,令在汶萊市場流通的貨品,成為一定品質保證。這些產品已被納入「汶萊生物創新走廊」(BIC)等多用途產業園的「清真產業創新中心」[9],集中研發和製造,似乎這是汶萊和國家規模相若的新加坡相比的唯一優勢。

此外,汶萊作為海港國家,漁業也是重要資源之一。汶萊「藍蝦」是王室指定的養殖品種,屬於王室資金支持的Golden Corporation產品,該公司更是全球第一間獲歐盟「有機水產」認證的養殖業者[10],在行內有一定地位。此外,汶萊亦有意發展高科技農業、增加農產品對外銷售,印尼就是汶萊在稻米種植方面的潛在重要合作夥伴。至於其他國內商品市場方面,由於汶萊民風相對純樸,除了因油價低而令汽車盛行以外,一般民眾的消費意欲並不高,時裝業是少數例外。由於汶萊人均收入高,有能力負擔高級時裝品牌,度身訂造名貴服裝頗為普遍,這也是外資相對容易能打破缺口的範疇。

 

假如汶萊天然資源耗盡

不過以上種種機遇,目前都是一廂情願,而且原水不救近火,汶萊面對的轉型壓力,實在不容樂觀。這個專制國家一如沙特等中東產油國,內部管治、繼位問題、權力鬥爭等,始終是穩定的最大隱憂。在全球化年代,世襲王位、政府要職被王室壟斷、只有少數內閣官員是平民出身的「傳統」,本來就挑戰重重,加上汶萊的失業率連續三年上升,在2017年更超越7%,政權面對的壓力越來越大,民眾要求改革開放的呼聲也開始湧現。只要目前蘇丹在位,局面仍可維持,但到了下一代,大刀闊斧的改革恐怕避無可避,屆時出現的種種不可測性,就不是今天能輕易預見。

一直以來,汶萊國民都享盡福利,視之為理所當然,但這是不可能永續下去的。例如汶萊政府除了負擔國民的學費,連人才出國留學的費用也一併包辦,可謂求才若渴,可惜始終未與國際接軌,到了近年油價下跌,教育開支就首當其衝成為削減目標。汶萊的醫療福利,也是政府的沈重負擔,當國內醫院沒有合適的技術或設備,政府還會承擔送國民出國治療的開支,馬來西亞自然是主要目的地。數月前,汶萊與馬來西亞簽署協議,將部分政府的海外醫療福利開支轉嫁至醫院、旅行社等,反映政府對種種福利政策已感到吃力,只是擔心任何削減都會引起反彈,面對的兩難,令人憂慮。加上汶萊人的生活習慣,屬典型的發達國家類型,膠類製品的消耗極大,位於Sungai Paku的堆填區將於2025年飽和[11],假如要維持目前生活水平,未來的環保開支,也會大增。

汶萊目前對華友好,但政府很明白過份重視中國、華人、華商利益,除了可能令境內佔多數的馬來人不滿,也會對強鄰馬來西亞構成一定壓力。因此汶萊也是東南亞「對沖外交」能手,與日本、南韓、印度等區內經濟大國保持緊密關係,也活躍伊斯蘭合作組織,汶萊蘇丹也與海灣產油國領袖私下友好,以免過份依賴中國。再者,汶萊最大的外交本錢是依靠東盟,當中又有不少國家對中國抱有戒心,而且汶萊的地理位置關鍵,本身其實也是南海主權爭議的參與方之一,難保不會成為美國「印太戰略」的其中一個支點。對中國而言,汶萊最大的價值是作為新加坡潛在的替代品,而不是嘗試壟斷當地的影響力,只要定位正確,其他一切,自然迎刃而解。

 

[1] 鳴謝研究助理Kelvin Chu。

[2] http://www.depd.gov.bn/DEPD%20Documents%20Library/DOS/GDP/2019/GDP_Q12019.pdf

[3] http://www.memi.gov.bn/SitePages/Wawasan%202035%20Energy.aspx

[4] Energy White Paper from Brunei Energy Department, p.12 (http://www.des.gov.bn/SiteCollectionDocuments/Energy%20White%20Paper%202014(1).pdf)

[5] http://www.hengyi.com/news/html/?858.html

[6] http://www.sasac.gov.cn/n2588025/n2588129/c8541596/content.html

[7] https://www.cia.gov/library/publications/the-world-factbook/geos/bx.html

[8] http://documents.worldbank.org/curated/en/333871509609352681/pdf/120837-WP-PUBLIC-DC18-BRN.pdf

[9] http://sqwchinagroup.com/wp-content/uploads/Factsheet_BIC_2015_web-1.pdf

[10] http://www.golden-corp.com/about.php

[11] https://borneobulletin.com.bn/solution-better-waste-management/